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ī

离凰凌雪薇沈羲遥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离凰》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离凰》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今夜的晚宴虽说是家宴,可是却是我作为皇后第一次出席的宴会,它对我并不重要,可是,在宴会上我可以见到他,这样就好了。挑了许久,终于是选定了一件玫红色绣海棠的锦衣。这件衣服样式简单,却胜在颜色上,那红不浓烈也不暗淡,只是让人感觉有春风拂面的温暖感觉,但是却也能显现出皇后应有的端庄。
 

《离凰》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凌雪薇沈羲遥,《离凰》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今夜的晚宴虽说是家宴,可是却是我作为皇后第一次出席的宴会,它对我并不重要,可是,在宴会上我可以见到他,这样就好了。挑了许久,终于是选定了一件玫红色绣海棠的锦衣。这件衣服样式简单,却胜在颜色上,那红不浓烈也不暗淡,只是让人感觉有春风拂面的温暖感觉,但是却也能显现出皇后应有的端庄。


《离凰》精彩试读:


梳迎春髻,一根累丝嵌宝衔珠金凤簪彰显自己的身份,可是却不过分的华贵,再戴一枚点翠凤形银簪,脑后是白玉扇形梳,垂下短短的一排金流苏,转头间有璀璨的金光闪闪。


今夜我要做的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后,而是一个温柔得体的妻子,因此不宜太隆重,只是恰到好处的显现尊贵就好。


最后在鬓间插上一朵新摘的大红山茶,镜中人明眸皓齿,顾盼生辉,娇柔温婉,高贵翩然。我提起裙摆,脚上是一双软缎绣花的玉鞋,鞋尖一朵堂皇的牡丹开起香瓣万千,中间一点金黄最是耀眼。


我将裙幅放下,遮住了那妖娆的花,略施粉黛将自己脸上的疲倦遮盖,只是口脂仔细地选了一抹鲜艳的水红,配上我如皎洁月光的面,第一次感到自己可以如此的娇媚却依旧气质如兰。我朝自己笑了笑,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自己今夜,是为谁而装扮呢?


沈羲遥直到傍晚时分才来到坤宁宫,他的打扮也十分的随意,只一件秋香色便袍,纹着团龙圈圈,戴闲暇时用的白玉冠,剑眉星目俊朗至极。


进了门看见我坐在妆台前举着螺子黛无从下手,笑着上前拿过,仔细的画了一个柳叶眉,他的手法生疏,想是没有为谁画过几次吧。


我握住了他的手嗔笑到:“皇上画的,还不如臣妾呢。”


他脸色一黯讪笑起来:“敢如此与朕说话的,你还是头一个。”

离凰凌雪薇沈羲遥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我从镜中看他,他只是笑着,并没有动气,我没有回头只是凑到镜前细细的描绘,他就站在我身后静静的看起来。


画了很久,其实是不想去看他,怕看到他,就想起另一张和他相似的脸。我知道他对我的好,可是自在坤宁宫见到他,他就不再是那个与我相遇在幽然亭,赐我蓬岛遥台的那个男子,那个人没有帝王的戾气,也没有一个皇帝高高在上不可仰望的气势。


我知道,在坤宁宫见到我后,他心中的那个仙子就不再是仙子了,不管他如何地去回避,可是他永远也忘不了我是凌雪薇,是凌家的女儿。而我,也不得不被这个身份牵绊,失去了自己。


“皇上,时辰快到了,请皇上皇后移驾胧烟阁。”张德海走了进来,小心地说着。


我搁下手中的眉笔莞尔一笑:“皇上,臣妾准备好了。”


胧烟阁飞架在水上,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平台用来演奏歌舞,整个胧烟阁均用雪花岩筑成,茫茫的雪白一片,三面环水,有微风从湖上轻拂而过,吹得人整个酥酥的,举动都轻柔起来。


我就伴着沈羲遥高居上首,下面依次坐着向我们行过礼的魏王沈羲业,旁边是魏王妃,一个娇小可人的江南女子,据说是魏王在江南游历遇到的一个礼乐的世家女子,精通各种乐器,与最喜音律的魏王正好琴瑟和鸣。


魏王身姿挺拔,面目不如沈羲遥高贵威严,也不如沈羲赫那般飘逸如仙,倒也是棱角分明,目光炯炯,气质上多了些江南文士的优柔。


他是先帝长子,可惜其母出身微贱,自身的天资也远不如自己的弟弟们,性格却是不争,厌烦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只醉心于音律,常常走访名师。这样也好,其实这是最好的自保的方法,作为皇子一生衣食无忧,比起那些一味争权夺势最后却竹篮打水的人来说,他无疑是聪明的。


魏王之后是几位皇叔,都是朝堂上的老人了,有些与父亲的私交甚好,可是手中几乎没有什么权力。


魏王对面的桌子一直空着,可是我知道,那是他的位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