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ī

我的巅峰之路张雨彤叶飞刘婷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我的巅峰之路》是不解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孙哲虎说:“这批红酒价值几百万,有实力购买的,当然是做大生意的。”想了想,又压低声音补充道:“走私的,所以要选个没人的地方交易。这笔生意做成,我分你一成利润。”走私的红酒?
 

《我的巅峰之路》是不解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孙哲虎说:“这批红酒价值几百万,有实力购买的,当然是做大生意的。”想了想,又压低声音补充道:“走私的,所以要选个没人的地方交易。这笔生意做成,我分你一成利润。”走私的红酒?


《我的巅峰之路》精彩试读:


我说多谢虎哥的厚爱。


随后孙哲虎也没有再说话,拿出手机,始终盯着手机的屏幕。我不时地用余光扫着他,孙哲虎也微微皱起眉头,浑浊的眼中闪过几次危险的气息,看起来很是紧张。


时间分秒流逝,还差五分钟到十二点时,孙哲虎忽然收起手机,拍了下我的肩膀起身说:“差不多了,走吧。”说完率先走向酒吧的后门,顿了顿,我才跟上去。


酒吧后面也是个停车场,我走出去的时候,孙哲虎站在一辆轻卡旁边,努努嘴说:“会开吗?”


我说技术不太好。


“会开就行,上车。”孙哲虎打开副驾驶,爬了上去。


我高中毕业那年,就学了驾照,后来很少开车,如今早已生疏了。起步的时候,车子猛地往前一冲,差点憋熄火。


孙哲虎说:“可以的,走吧,直接去郊外。”说完,孙哲虎就靠在座椅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孙哲虎的紧张情绪,让我心里也乱乱的,车厢里面应该载满了物品,很沉。莫非今晚真的是酒水交易?


从酒吧街出来,我按孙哲虎提供的路线往前开,因为技术原因,所以一路上都开的很慢。孙哲虎偶尔看看手机,偶尔又看着后视镜。

我的巅峰之路张雨彤叶飞刘婷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大概半小时后,车子终于到达郊外,这时孙哲虎说:“沿着这条路往前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左拐,到下一个路口再右拐,前面有个废弃的工厂,那就是交易地点。”


我木讷的哦了一声。


孙哲虎闭目沉思片刻,又说:“叶飞,到工厂后,不管你看到什么,都要保持镇定,对方是道上的,你要是一惊一乍的,对你没好处。”


“虎哥,我明白。”我提了口气,踩下油门,一路向前。


又开了将近十分钟,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个废弃的工厂。目测厂房面积不小,周围杂草丛生,想来倒闭的时间不短。


此刻厂房大门紧闭,院子里面也黑黢黢的,并不像有人在里面。孙哲虎让把车停下来,然后他跳下车,走过去敲了四下大门,紧接着里面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谁?”


“我,老虎。”孙哲虎警惕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话音落地不久,门便开了,灯光射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几辆黑色轿车,旁边站着几个黑衣男。


孙哲虎朝我招招手,示意我开进去。


车子挺稳,孙哲虎敲了敲车门说:“叶飞,下车吧。”


我看到的这些男人,各个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看就不是善茬。此刻这幅画面,让我不禁想到某些影视剧里面的情景,不由得,心里就紧张起来。


就在我下车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人的眉毛特别浓厚,眼眶外凸,眼睛深陷,颧骨也微微凸起,怪异的长相,使得他危险的气息更浓。


“虎哥,好久不见。”男人的嘴角微微上翘,说话间便让手下锁上大门,然后递给孙哲虎一支香烟。


我嘶吼道:“我没有!就算你杀了我,我还是这句话!”


“还不承认,我看看你嘴巴有多硬!”说着,韩峰拿着小刀,缓缓刺进我的胸膛,那种撕裂的疼痛,让我几欲昏厥过去。划破血肉后,韩峰缓缓向下滑动刀子,一条逐渐变长的血口,赫然在我瞳孔中放大。


这种痛苦,让我彻底崩溃了,我吼道你杀了我吧!


“你知道吗,有些时候,想死也是一种奢望。”韩峰嘴角噙着冷笑。


这时候,孙哲虎忽然站起来说:“住手!何老大,叶飞是我的人,要杀他你就先杀我!”说话间,他冲过来推开韩峰,怒视着何长生。


“何老大,我老虎心里有数,你想杀我们轻而易举,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以后谁他妈还敢跟你做生意?再说刚才追我们那些警车,到底是真是假,我到现在都不清楚,我不得不怀疑,那些条子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操控的,目的就是想黑吃黑!”孙哲虎说。


“我黑吃黑?!”何长生不可置信地盯着孙哲虎,气得简直快抓狂,吹胡子瞪眼道:“我告诉你孙哲虎,我他妈不差这几百万,我要想黑吃黑,你们早他妈去见阎王了,何必多此一举,带你们来这里?”


美艳女人见何长生雷霆大怒,忍不住皱了皱眉,轻声说道:“长生,消消气,我看他们也不像撒谎,这件事里面,会不会有其他隐情?”


何长生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孙哲虎看着我说:“叶飞,你既然是我带来的,那我就必须带你走,除非我今天死在这里。”


说真的,我真没想到孙哲虎这么相信我,虽然知道他是重情重义的人,可毕竟生死关头,还能保护我,着实令我感动。


客厅陷入了沉默,几分钟后,孙哲虎说:“何老大,你给句痛快话,到底让不让我们走,叶飞流血过多,再不医治就来不及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