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独宠娇妻总裁老公放肆爱木风晚司封权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木风晚司封权,书名叫《独宠娇妻总裁老公放肆爱》,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试读:所以那一天她从梦里惊醒,看到车窗外耀眼的金黄色阳光,整座城市安静得如同一幅画,她揪住身边人的袖子,轻声说:“我好像做梦了。”
 

小说主人公是木风晚司封权,书名叫《独宠娇妻总裁老公放肆爱》,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试读:所以那一天她从梦里惊醒,看到车窗外耀眼的金黄色阳光,整座城市安静得如同一幅画,她揪住身边人的袖子,轻声说:“我好像做梦了。”


《独宠娇妻总裁老公放肆爱》精彩试读:


她真的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她就已经18岁了,她是木家最受宠爱的公主。


司封权眼眸深邃,如同墨染,凝神看了她一眼,浅笑,却没有温度。她的确是最受宠爱的。


因为她的归来,让木兴安感慨万分,决定将十几年亏欠的亲情一并还给她。


木风晚也是一个多星期后才知道自己有个姐姐。木玲央。


她带着行李回来,很疲倦的模样,看到站在客厅里无所事事的木风晚,惊讶了一下。接着,木风晚身边一直站立着不动的男人,挺拔的身影走过去,接过了木玲央的行李。


木风晚有些错愕,她身边这个保镖从来都不多管闲事的。


“你是风晚吗?”木玲央走过来,浅笑,伸出手,“我是你姐姐,我名字叫木玲央,爸爸一定跟你说过的吧?”


木风晚下意识地伸手跟她相握,也下意识地回答:“还没有呢。”爸爸从未提过她有个姐姐。


木玲央的笑容尴尬了一下。“哦,可能爸爸有些忙,忘了吧,”木玲央继续笑着,“我刚从荷兰回来,替他处理一些事,我先上去搬行李了,张妈,帮我个忙。”


“我来就好。”司封权在旁边淡淡说道。木玲央一眼望过去,眼眸里有春水流动,心里的委屈,还有无奈,都展现了出来。


司封权看在眼里,表面不动声色,却已经开始心疼。“哦,对不起啊大小姐,”张妈走过来有些苦难地说道,“因为不知道大小姐您什么时候回来,二小姐回来的时候先生就说把您的房间先腾出来给二小姐住了,反正您不在……”

独宠娇妻总裁老公放肆爱木风晚司封权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木玲央再次愣了一下。她回想起来,她的房间原来在二楼第三间,距离爸爸的书房是最近的。


现在,那已经不是她的房间了。司封权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爸爸没有跟我说过,那是姐姐的房间,我……”木风晚有些错愕,解释道。


“没关系,”木玲央打断了她,笑起来,“我住哪里都是一样,张妈,那我东西都收拾到哪儿去了?”


“在三楼,大小姐,我帮您拎上去吧。”张妈有些愧疚地走过来。“不必了,你去忙。”司封权淡淡说道,俊脸上没有表情。


木风晚站在客厅里面,看着那一男一女走上楼去,背影很相称,姐姐好像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司封权伸出一只手,虚揽着她,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她头痛的地方轻轻揉。


那一幕,木风晚看得惊心动魄,心里腾起一丝莫名。去练小提琴,木风晚下了车,司封权将她的琴拿出来。


“你是在我爸爸身边做保镖的吗?”木风晚站在车边,轻声问,眼眸清亮,“一直都做这个?”


司封权动作顿了一下,关上车的后备箱,把琴递给她。


“时间到了,进去吧。”他挺拔的身影散发着一种优雅却慑人的味道。


什么都没有问出来,木风晚有些失落,接过琴,继续问:“你喜欢我姐姐是不是?”


司封权墨色的眸闪着流光,薄唇抿着,一言不发。“我瞎猜的。不过你放心,如果是真的,我替你们保密,我跟谁都不说!”


“小姐,时间到了。”他淡淡说道。是不是所有的保镖都是面无表情的?都像司封权一样?


木风晚凝视着他的脸,带着失落朝着琴房的方向走了两步,又转回来,突然走到他面前,粉拳作势要打上他的脸,又猛然在距离他脸一厘米的地方收住


她以为,司封权会吓一跳,至少会错愕一下的。可是没有。


他浓密的睫毛很长,下面是黑曜石般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她,丝毫未动。


司封权在门口和小晴说了几句,缓缓推开门,走进来。


房间里一阵窒息的沉默,木风晚一阵慌乱,将自己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小零碎东西都收起来,也不管伤口疼不疼,总之,这是司封权第一次进她房间,她居然弄得这么糟糕!


“你等等,我马上就收拾好了!”木风晚脸红着,赶紧过去把自己的衣服收起来,接着把掉在地上的书本和信笺整理好堆在桌上。


“现在好了!”她在他面前立正站好,浅浅笑起来。


片刻之后,司封权朝她走过来。


木风晚承认自己在他每次靠近的时候都非常紧张,掌心里已经开始流汗,她手有些尴尬地撑住了桌子,没想到司封权会靠得更近,近到他低头就可以亲吻到她的睫毛。


“你……有话跟我说吗?”她艰难地问道。


司封权垂眸,修长的手指握住了她光裸的肩膀,低低道:“流血了。”


木风晚一惊,就要回头望。


“别动。”他淡淡命令。


她果然乖乖不动了,那热热的血留下来,她居然感觉不到痛,只有他手指触碰她肌肤的那种触感,在脑海里,心脏里,无限得放大。


司封权缓缓蹙眉,握着她肩膀的手缓缓用力,像是要将她捏碎似的。


木风晚再傻也感觉到疼了,吸气,小脸苍白,刚想开口说“别弄了好疼”,司封权低哑隐忍的嗓音就在耳边响起,有着刻骨的味道。


“以后别再为我做这种事,如果遇到了,最好躲得远远的……我无法感激你。木风晚。你要的我给不了。”他声音里透着冷漠的寒气。


你的喜欢,你的付出。我都无以为报。


木风晚在这一刻终于懂了。懂了他眼睛里为什么有那么多复杂。


她浅笑,笑里有一丝悲凉,轻吸一口气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转身坐在桌前,抽出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血,轻声说道:“我未必要的是你的回报,世界上也根本就没那么多回报,我喜欢你,这是我的债,跟你无关。”


“你知道我妈妈吗?她一生都没有嫁给我爸爸,她只是领着我在国外独自生活了十几年,甚至一分钱的生活费都没有问我爸爸要过。她爱了,所以到死她都爱着。”


“所以司封权,你不要感觉有压力,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她声音越来越低,清纯的身影端坐着,静得像是一幅画。


司封权深深凝视着,心里的烦躁和悸动,被撩了起来。


“小姐,我找到纱布了!”小晴开门进来,雀跃着,又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个人。


司封权垂眸,带着冷冷的微怒,转身走出门去。


“御,我听说你最近在追木家那位冰山美人啊?怎么样,搞定没有?”一个帅的有些邪气的男生吹个口哨问了句。


下课的优雅乐声响起,英伦教学楼的教室里涌出一堆人。


“滚,少问!”他冷冷扫开肩膀上的几只手。


楼下的教学大厅里,木风晚和几个女孩子一起捧着书走出来。


“快看快看!出来了!女人长得真漂亮,”有人撞了一下御烈诚的肩膀。


御烈诚身影晃了一下,眸子里一片专注,凝视着那个背影。


“没我准许别给我碰她,知道吗?”他冷冷丢下一句,“滚开,我下去。”


“你开玩笑吧你?这是二楼。”


“二你妹!”御烈诚丢下一句,后退了几步,起跑,单手翻过扶梯,翻身跳下去。


一声尖叫,在女生群里面爆发出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