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何故折相思小说 月熙和洛翊宸完本阅读

何故折相思说的是月熙和洛翊宸的故事,作者是月熙和,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又名《灭国之恨》《她嫁衣似火他盔甲如冰》“公主快走!宁朝……宁朝士兵杀进来了!”宫女小柔砰的一声从门外摔进来,连滚带爬地扑到熙和脚边。
 

洛翊宸的气息,比之七年前,阴沉了许多。

七年过去了,这个男人在至高的权力顶端浸淫了七年,当初便能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如今必定更加难以对付。

熙和垂着眼,一点一点将自己的仇恨藏起来,死死压在内心深处。

她如同走在万丈深渊之上,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熙和的身子开始微微发抖,她仿佛怕极了,浓烈的日头晒得她头晕眼花。

她晃了晃身子,小心翼翼地抬起眼来,却又立即垂了下去。

浓密的睫毛像极了蝶翼,颤巍巍的,仿佛一不小心便会被惊得支离破碎。

洛翊宸定定地望着她,望着她如同小兽般易惊的眼睛,脑海中数不清的画面纷至沓来。

漫天花雨中,那个明媚的女子蓦然回首,仿佛天地间所有的色彩都被她夺走,满满的装进她的眼睛,又被她一不小心洒了出来。

那惊鸿一瞥,在他尚未发觉时,便带走了他所有的灵魂。

记忆中,她总是笑得那样天真烂漫,绝不该是眼前这般,满心满眼的惊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他的心抽痛起来,几步走上前将熙和揽进怀中:“你……叫什么名字?”

熙和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低呼一声,她嗫嚅着双唇,半晌才小心道:“妾身……月氏疏影……临……临安人氏……”

临安,东虞属地。

洛翊宸低低呢喃一句“月氏”,眸中的神色更是柔和了几分。

熙和却怕得几乎站立不稳,整个人都几乎瘫在洛翊宸身上。

浅浅的桃花香气幽幽浮动,洛翊宸的神色越发温柔,他慢慢地勾起唇角,伸手捏住熙和圆润小巧的下颌,缓缓抬了起来。

“这个时节,临安的桃花怕是已经开遍了原野吧。”

洛翊宸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熙和却听得眼睛一亮,飞快点了点头:“嗯,每年这个时候,妾身家附近的桃花坞漫山遍野全是桃花,妾身最喜欢……”

她正说得兴奋,却好像猛然间想起什么,硬生生止住了话头,一双迷蒙的大眼,慌乱得不停颤动。

“最喜欢什么?”洛翊宸将她揽的更紧了些,眼中的笑意加深,语气已然如同此时的暖阳,春风化雨般,柔得让人心动。

“妾身……妾身最喜欢……采集桃花的蜜露,回去制成桃花羹……”

说着说着,熙和娇羞一笑,再不肯说下去。那双大大的眼睛不停地忽闪,想要看向洛翊宸,却又总是刚刚抬起便又落回去。

人说最高级的美,便是美而不自知。当年的她便是如此,现在的她亦然。

洛翊宸望着熙和,心里有什么东西,胀得眼角酸涩难言:“既如此,爱妃便也做一盏桃花羹给朕如何?”

熙和眨了眨眼,有些恍惚。

记忆中,那个温润如玉般的男子,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既如此,那公主也做一盏桃花羹给我如何?

一如此时,暖风拂过,暖香坞的桃花零落如雨。

熙和将一枚花瓣接在掌心,抬眼笑得明媚:“妾身领旨……”

她在笑着,那望向花瓣的眸子里却尽是蚀骨的冷然。

宁朝再次朝野轰动,竟又是因为惠帝的后宫。

惠帝后宫三千美人,终于冒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妃子。

而这个妃子,却是奴国东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落魄书生的女儿。

偌大的后宫,无数的楼阁殿宇。

传言如同廊下的麻雀,忽扇着翅膀,飞遍后宫的每一个角落。

月氏疏影,寒酸怯懦,姿容鄙陋,却因一盏桃花羹白日飞升,成了宁朝惠帝第一个正位妃嫔,封号熙妃。

这传奇般的故事仿佛给后宫无数寂寥绝望的女人打了一针强心剂,可搬进重华宫的熙和却冷淡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冷眼瞧着一件又一件昔日自己用惯了的物事陆续摆到熟悉的位置上,眼神冰冷阴暗,一丝光都透不进去。

过去的,终究追不回来。

洛翊宸,这些自欺欺人的把戏可曾骗得过你自己?

柔桑一跃成了一等宫女,欢喜得更是终日喋喋不休。

熙和并不怎么搭理她,好在月美人的性子一向内敛,跟着伺候上来的几个老人也没觉出她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倒是新选上来的侍从慢慢观察下来,很有些纳罕。这熙妃不施脂粉,不爱珠钗,一个人窝在内殿,安静的几乎毫无存在感。

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是如何传奇般的飞上枝头,成了如今大宁朝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