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锦心似玉大结局小说罗十一娘徐令宜罗十一娘全文阅读

小说锦心似玉讲述了罗十一娘徐令宜的故事作者是罗十一娘。小说精彩节选:鸟啼远山开,林霏独徘徊。清雾闻折柳,登楼望君来。锦缎珠翠之间,她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庶女……总而言之,就是一部庶女奋斗史!
 

从元娘那里出来,她们依旧坐着来时的青帷小车,朝着西边走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然后左拐上了一条夹道,出了夹道再左拐,停在了一个广亮门前。

灰色筒瓦,清水墙,黑漆大门,门外有八字壁影,左边雕一个“福”字,左右雕一个“寿”字,都有人高。门前五级石青台阶,凿成五福捧寿花样。两个未留头的小丫鬟正在台阶上玩,看见马车停下来,一个溜烟地跑了进去,一个迎上前行礼。

谆哥就朝着那小丫鬟喊了一声“小芍”。

看得出来,他和太夫人院里的人都很熟。

小芍笑嘻嘻地应了,许妈妈就从衣袖里摸了几文钱赏了那个小丫鬟。小丫鬟谢了赏,就有几个穿着官绿色比甲的丫鬟簇拥着个穿着牙黄色比甲的丫鬟走了出来。

“亲家太太,奴婢是太夫人跟前的魏紫。”穿牙黄比甲的丫鬟恭恭敬敬地给大太太等人行礼,又笑着给谆哥行礼:“谆爷,您可是陪着外祖母来看太夫人的?”

谆哥腼腆地笑。

许妈妈则拿了荷包出来给众人打了赏,魏紫等人落落大方地谢了赏,一行人进了门。

迎面是座怪石嶙峋的假山,两边都是抄手游廊。

假山上牵攀着或如翠带摇曳,或如绿线蟠屈的藤萝,山脚草木葱茏,点缀着几朵或黄或红或兰的小花,虽然野趣十足,却是一副春暖花开的景象。

十一娘大吃一惊,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些草木间隐隐露出如棋盘般纵横交错的暗红色大方陶格──原来这些草木并不是长在地下的土里,而是种在一个个正方形的陶缸里。

应该是在温室里培养好了,然后搬过来的。

她一面暗暗思忖着,一面面带微笑地跟着大太太从右边的抄手游廊到了穿堂。

穿堂三间,正中立着一面四扇的松鹤迎客的紫檀木烧玻璃的屏风,绕过屏风,左右都是抄手游廊,正中一个小小的三间厅房。

那姚黄就笑道:“几位妈妈辛苦,随我去吃杯茶吧!”

竟然是,不要紧的人就别跟过去了。

许妈妈就朝着紫薇、琥珀等人使了个眼色,笑道:“有劳姚黄姑娘了。”然后带着她们随姚黄从小厅旁的角门去了后面的罩房,谆哥由乳娘抱着,大太太、五娘、十一娘、文姨娘还有谆哥跟着的两个丫鬟,一起跟着魏紫穿过小厅,到了后面正房大院。

五间的上房,黑漆落地柱,玻璃大窗,雪白锦帘,石青色西番花夹板帘子,两边各色鹦鹉画眉等雀鸟,院子正中铺着十字青石甬道,西北角两株合抱粗的参天大树,枝叶如伞遮在屋顶。东北角一株人高的树,无叶无花,褐色的枝桠虬结。东南角一座花架,爬满了绿色藤萝,底下摆着石桌、石墩,有清雅古朴之气扑面而来。

早有得了信的丫鬟立在台阶前,看见她们走过来,有的帮着打帘,有的朝内通禀:“谆爷陪着亲家太太来了。”

她们进了房,一大群穿红着绿的女人簇拥着个身材高挑的妇人走了进来。

谆哥已大喊:“祖母!”

十一娘知道,这位就是元娘的婆婆、永平侯府的太夫人了,不由细细打量。

太夫人看上去比大太太年轻个两、三岁的样子,穿了件石青色缂金瓜蝶纹褙子,姜黄色综裙。乌黑的头发梳成圆髻,只在鬓角戴了两朵珊瑚绿松石蜜蜡的珠花。皮肤白皙,体态微丰,圆润白皙的脸上有双非常温和的眼睛。

她朝着谆哥笑了笑,然后上前几步给在大太太行了个福礼:“妹妹,让您移步,实在是惭愧。”

大太太在太夫人蹲下身去的时候也蹲下身给太夫人还礼:“姐姐这样说岂不是羞煞我。”又向太夫人介绍五娘和十一娘:“这是我两个不成器的女儿。大的是五娘,小的是十一娘。”

五娘和十一娘忙上前给太夫人行礼。

大太太笑着仔细地端详着两人:“明珠朝露般,真是两个漂亮的闺女。”

“太夫人过奖了。”大太太谦虚着。

太夫人就向大太太介绍身边一个穿着深藕荷包缎绣云鹤纹的四旬妇人:“这位是程国公府乔夫人。”

两人互相见了礼。

太夫人又指了乔夫人身边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这是程国公府的六小姐。”

大太太笑着朝那小姑娘点了点头,客气地称了一声“乔小姐”。

乔小姐给大太太行了礼,又和五娘、十一娘见了礼。

乔夫人就指了文姨娘道:“这位是……”

太夫人笑道:“是四儿的小星。”

文姨娘忙上前给乔夫人行礼,乔夫人笑点头,赏了她一个荷包,道:“侯爷可真是有福气。瞧姨娘这模样,小小巧巧,真是惹人怜爱!”

太夫人笑了笑,请大太太和乔夫人去了西边日常宴息的次间。太夫人和大太太分宾主坐到了临窗的炕上,又有小丫鬟端了太师椅放在太夫人的下首给乔夫人坐了,端了锦杌给乔小姐和五娘、十一娘、文姨娘坐。

谆哥给太夫人和乔夫人请了安。乔夫人就抱了谆哥左右端详了一番、称赞了一番,赏了荷包不说,还把谆哥交给乔小姐,让乔小姐把孩子抱给太夫人。

不知道是乔夫人给的那个荷包好玩谆哥被吸引了注意力,还是因为马上就能回到自己祖母的怀里,谆哥在乔夫人怀里还挣扎了一下,待乔小姐抱在怀里的时候,竟然动也没有动。

乔夫人就笑道:“谆哥倒和我们家六姐有缘。”

太夫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着摸了一下谆哥的头,吩咐魏紫:“把谆哥带去暖阁里玩吧!”

魏紫应声抱了谆哥,文姨娘就笑着站了起来:“太夫人,我去陪陪谆哥吧!”

太夫人笑着看了她一眼,道:“那可要小心点,别把孩子磕着碰着了!”

一旁的乔夫人突然插嘴道:“要不,六姐你也去陪陪谆哥。”又对太夫人道,“我们家六姐就是喜欢孩子,家里的几个侄儿侄女看见她就吵着闹着要她。”

乔小姐脸色微红,低声娇嗔:“婶婶……你真是的……”

太夫人就笑了笑,道:“六小姐是客!怎好劳动她。”

“您是长辈,她一个小辈,只管指使就是,何来‘劳动’之说!”一副执意要乔小姐陪谆哥去暖阁的样子。

太夫人就笑道:“要不,乔小姐就帮我陪陪两位亲家小姐吧!我们年纪大的在一起说话,也免得她们年轻的无聊!”

乔小姐立刻乖巧地站起来应了一声“是”,又把锦杌搬到和五娘、十一娘坐到了一起,太夫人就和大太太叙起一路上来的事。什么时候从余杭启程,什么时候到了哪里,又是什么时候到的通州……

说的是陪着五娘和十一娘,但大人在讲话,谁也不敢插言,更不敢在一旁小声嘀咕。乔小姐也只是挨着五娘、十一娘坐坐而已。

就有丫鬟进来禀道:“太夫人,侯爷身边的临波来说,皇上留了侯爷说话,今天怕是回来的晚,让跟亲家太太说一声,明得了闲亲自去府上拜访。”

“这孩子,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太夫人听了叹口气,转身对大太太道,“还请亲家太太不要怪罪。”

大太太正要说什么,那乔夫人已笑道:“侯爷乃国之栋梁,自当以国事为重。亲家太太怎么会怪罪。”

太夫人听了就朝着大太太歉意地笑了笑:“程国公府和我们家是世交。”好像在向大太太解释乔夫人的热情。

“正是。”乔夫人听了笑道,“我们国公爷进御林军虎威营的时候老侯爷是领队,我们家国公爷是个营卫,天天跟着老侯爷身后转。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成亲,他家也不回,天天跟着老侯爷到姐姐这里来蹭饭吃……”说着,呵呵笑起来,“后来我们成了亲,他总说姐姐家里的熏鹿肉好吃,还曾经差人来向姐姐要了一块回去。姐姐可还曾记得?”

“记得。”太夫人淡淡地笑,并不像乔夫人表现的那样热忱。

乔夫人就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来,老侯爷去世了,我们家国公爷也被派到了西北。姐姐闭门谢客,我们也来得少了……”

大太太却听出些端倪来。

既然是世交,怎么会因为丈夫被派到了西北就来往的少了呢?况且老侯爷去世前,徐家一直寄于厚望的世子徐令安病逝了。徐令安的遗孀项和氏太夫人都受不了这个打击病倒了,女儿突然接手中馈,徐家三奶奶甘氏一向不管事,又正怀着身子,别说是帮什么忙了,就是在婆婆床前侍疾也指望不上,还特意把太夫人的表妹接到府上陪了太夫人大半年。

想到这些,她就望了太夫人一眼。

太夫人感觉到大太太的目光,就侧脸朝着大太太无奈地笑了笑。

大太太突然明白过来。

那年还出了件事。

建武四十六年的“巫盅案”把几位成年的皇子都牵扯进去了,皇后、太子饮鸠而亡后,先帝一直没有立后、立储。那年有人上书,建议立贵妃叶氏所生十皇子为储君。皇上震怒,令内阁大学士李清彻查此事──事后大家才知道,李清与九皇子相好,趁机打击其他几位皇子。但在当时,“巫盅案”查了五年,牵扯的臣子不知有多少,徐家做为七皇子的岳家也被卷进去。要不是自己的公公护着,当年老侯爷又病逝了,只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平复下来。

她那时在余杭服侍生病的婆婆,不能到燕京来,消息闭塞,心中焦急,还曾抱怨公公不该把她的女儿许配给徐家……

如果乔家和徐家是在那个时候不来往的,也就是说,乔家当时是支持其他皇子的!

大太太不由在心底冷冷一笑。

现在知道当初投错了人赶着来巴结了。难道就没有听说过“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吗?

十一娘也看出点问题来。

这位乔夫人,虽然看上去落落大方,但行事说话却对太夫人多有巴结,难道是有所求?

她心念一动,目光不由落在了乔小姐的身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