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尝遍剜心之痛纪思晚谢行朝小说(完整版)阅读

完结小说《尝遍剜心之痛》主角:纪思晚谢行朝,小说《尝遍剜心之痛》作者为谢行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又名《没了呼吸,止了心跳》他出狱娶她,只为报复当初她的背叛。 而她嫁他,只为心中多年执念与爱。 嫁他不过几天,她心死身残,他最终选择别人存活,舍弃她,让她去死。 最后一刻,她点燃炸药,转身入火海,与他不再见。 后来,他知道了所有的所有,尝遍剜心之痛,却再也寻不到她……
 

他刚刚得到消息,苏茵茵不满他将纪思晚关在地下室,

特意从保姆那里要来钥匙,想要放人。

可是纪思晚,竟然对茵茵下死手。

此刻,纪思晚已经喘不上气,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抱着

苏茵茵转身离去……

他从不相信她。“谢行朝,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

得以暂时自由的纪思晚去医院见了母亲。

坐电梯上了三楼,她还没走到病床旁边,顾山月就反应

性的睁开了眼睛。

“妈,觉得怎么样了?”纪思晚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我好多了,你爸爸呢?”

纪思晚眼神闪了闪,怕母亲看出她的不对劲儿,快速

道:“爸爸最近很忙,等他空下来就会来看你了。”

顾山月松了口气,这两天她总是心绪不宁,她心里不踏

实。

但是纪思晚从来不会跟她撒谎的,看样子是她想的太多

了。

等待母亲睡着后出了医院,纪思晚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去北里小区。”

北里小区是她的家。

车子开到门外,纪思晚结了车费后抬头看了眼,家里的

灯开着,ybdj她的眼神一亮,下车后向着家里快速的跑了过去。

她一推开门,便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

纪父听到动静,动作快的将裤腿拉了下来,将刚换下的

纱布踢到了沙发底下,但纪思晚还是看到了他腿上的伤口。

原来,苏茵茵说的一个字都不假。

父亲被人打坏了腿。

这一刻,纪思晚没脸进家门,她漆黑眼睛里有怒火跳

动。

苏茵茵能这么肆无忌惮,都是谢行朝在身后做她的势

力。

这一切,是谢行朝允许的!

……

傍晚时分,大门处有车笛声响起,很快黑色宾利就停驻

在房间门口。

一身矜贵的谢行朝走下来,他手上拿着文件,皱着眉解

开两颗扣子。

见到守在门口的纪思晚,他淡漠的扫了一眼便收回视

线,绕过她就要走。

“谢行朝!”纪思晚攥紧了拳头,大喊一声,她脸上怒气交

杂着失望,“我父母没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妈把你当半

个儿子,我爸把你当未来女婿。你就这么赶尽杀绝么?”“我父亲那么大年纪了,你是要活活打死他吗?”

纪思晚的质问直白又锋利,她攥紧了拳头,咬着牙红了

眼,怒火将她眼睛烧的黑亮。

谢行朝被这劈头盖脸一番话砸的脸色发沉,他将文件往

助理怀里一拍,上前一步掐住她的下巴。

“纪家出了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纪思晚怒极反笑,“谢总现在连敢作敢当的本事都没有了

吗?”

她原本不相信苏茵茵说的每一个字,可谢行朝不配她的

信任!

就是因为对这个男人的爱,对这个男人的信任,让她一

步步沦为今天的样子!

她的家人因她被牵连,爸爸身受重伤!

“谢行朝,你知道吗?”她哽咽着,满脸失望:“我最后悔

的事情,就是爱上你,我千不该万不该做的就是同意嫁给

你。”

谢行朝瞳孔一瞬间紧缩。

他手上力气不自觉加大,捏的纪思晚下巴上一片青紫。

他死死咬牙,声音淬了冰,“后悔爱上我?那你要去爱

谁?封闻夺吗?”

纪思晚肩膀不自觉微微颤抖。

她为了谢行朝和封闻夺做了交易,可她换来了什么?

就算当初的封闻夺即便不择手段,但是他不曾碰她的家

人。

她眼中泪光闪烁:“是啊,我就是喜欢封闻夺!”

谢行朝手臂发抖,纪思晚仰着头,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就是喜欢他,愿意跟他好愿意跟他睡!他比你好千倍百

倍,要不是他死了,不然我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

谢行朝忽而笑了。

他眼尾发红,一把抓住纪思晚,拖着她往房间里去,直

接将她甩到床上。

纪思晚死命拍打着他,忽然“撕拉”一声响,她衬衣被人粗

暴撕扯。

谢行朝掐着她的喉咙,发狠咬住她的嘴唇。“喜欢封闻夺?”他掐住纪思晚的腰,狠狠撕咬着她的唇

瓣,“可惜你只能躺在我身下,除了我身边,哪都去不了!”

血腥气在两人唇齿间弥漫,谢行朝胸腔里的暴虐横冲直

撞,恨不得扼死这个几次背叛了他女人!

可当掐住她的脖子,他又忍不住收了力道。

纪思晚脸上煞白,窒息感让她不停咳嗽头晕目眩,心脏

传来熟悉的疼痛,她拼命拍打着谢行朝。

她的挣扎让谢行朝脸色更冷,他解开皮带,摁住她的

手,要强行捆在床头。

纪思晚抓住空档死命往外跑,刚摸到床边,谢行朝就抓

住她小腿,将她拖了回去!

挣扎间纪思晚也不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紧闭着眼反手

对着谢行朝用力一砸!“砰”的一声响,纪思晚睁开眼,手中的台灯破碎,猩红粘

稠的鲜血顺着谢行朝的侧脸下巴,一滴滴落在她身上。

谢行朝脸上布满寒意,鲜血挂在他眼角额头,他抬手碰

了碰伤口,血迹粘在指尖。

他眸光又狠又沉,呼吸声粗重,手指捏的咯咯作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