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完结]何必多情共白头小说_盛柒柒纪川城全章节阅读

《何必多情共白头》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何必多情共白头》,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盛柒柒纪川城小说精选:又名《情风过耳,半生浮华》《73012101》她半垂眼帘,语气中带着些许落寞:“弦,断了。”纪川城闻言,不甚在意:“七年了,早该断了。”七年了啊……盛柒柒眼眸一暗,纪川城送给她这把琵琶已经七年,她嫁给他也有七年了。曾经王爷很爱她,不然怎会力排众议娶她为妃!可如今,只道故人心易变。
 

听盛柒柒问及她父亲一事,纪川城不由得一惊。

见她手中的书信快要被捏成一团,纪川城也不再隐瞒:“当初盛侓触怒天威,死罪已定,皇上若不是看在本王的面子上,你怎能带着你弟弟嫁入王府?”

盛柒柒不信,父亲为官三十载,正直清廉,怎会做违纪乱法之事?

她看着纪川城清冷的眉目:“那王爷为何要瞒着臣妾七年?为何不将父亲回信给臣妾?”

且不说父亲的罪是真是假,这七年自己月月写信,纪川城不是不知道,却默然看自己苦苦等待了七年。

今日若不是芳音的话,她是不是致死都不知她父早已亡故?!

本就因朝廷中的事甚感烦躁,纪川城听到盛柒柒质问的语气更觉不耐。

“本王怕你伤心,故此隐瞒,而后又不顾太后反对升你为正妃。护你七年,你还怨本王?”

纪川城的话如同一颗巨石砸在了盛柒柒本就波澜的心上。

她泪眼婆娑的望着这个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忽然觉得这一刻自己有些不识他了。

冰凉的泪珠落下,凌寒云心一颤,噙着懊悔将她搂住。

他放柔语气:“本王话说重了。”

盛柒柒不言,只是盯着手里的书信。

纪川城见她神色苍白憔悴,又道:“本王也是不想你受打击。你身体不好,本就难以有孕,芳音如今怀有子嗣,你为嫡|母,本王会让你抚养那孩子。”

“从此你不仅有本王,还有王儿。”

他爱怜劝慰的语气却让盛柒柒更为震惊。

她喃声低语:“是臣妾难以有孕,还是王爷不想臣妾有孕?”

她以前侍寝,纪川城总会命婢女给她送汤药。

一开始她以为他是对自己好,可七年了,她怎么会不知道那是避子药。

她知皇家嫌弃她小门小户之女,不配为他诞下麟儿。

因此,她怕他为难,从不敢拆穿。

纪川城神色一紧,正欲解释,这时一个婢女匆忙过来,跪在门外,说侧妃肚子疼。

纪川城松开盛柒柒,面朝门外:“去叫太医!”

话毕,侧头看了眼盛柒柒:“本王晚些再来。”

盛柒柒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身影,失神的走至院门外。

恰时,一片冰凉落在她的长睫上。

她怔怔的伸出手,接住突至的初雪。

她看着江州的方向,却被红墙挡住,眼底含泪:“下雪了,阿爹。”

盛柒柒立在院外,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听身后熟悉的声音:“微臣参见王妃。”

盛柒柒转身,就看到莫寅初从西苑处走了过来。

她有些诧异,未想来给芳音把脉的竟是莫寅初。

又是相隔几尺,她恢复了淡然:“莫太医请起。”

莫寅初遥遥望着心不在焉的盛柒柒,只见她的脸色比上次看到时更为苍白。

医者,望闻问切,两次观盛柒柒的面色,他知她病情不浅。

“王妃切不可讳疾忌医。”良久他温声道。

盛柒柒目光只停在手中已经化成水的雪上:“莫太医,人病了可医治,心变了,可还能医?”

莫寅初回答不出,心中却已知晓她的处境。

二人相望一眼,眼神再无从前天真无虑。

不远处,纪川城冷冷望着不远处“眉目传情”的二人。

之前芳音说她私会太医,他还心中有疑。

可如今亲眼所见,心中一簇火苗越燃越大。

当夜,盛柒柒细细的擦拭着琵琶。

突然,手不由的僵住,锦帕也落在了地上。

她面露苦色,另一只手覆在弦上。

“吱——”

纪川城踢开半掩的房门,却见盛柒柒伏在琵琶上,并未起身。

“本王也想知道,心变了,还能否医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