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ī  ùù  1747

小说588679温苒晏司寒目录阅读

《588679》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588679》作者为温苒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温苒晏司寒,讲述了:又名《情是婚非:竹马总裁别搞事》走投无路之际,温苒为自己求来了一纸婚约。男人清冷高贵的问她,“温小姐,知道我为什么娶你吗?”温苒笑的温婉又清雅,“知道,晏总是为了一年后婚姻结束,迎娶您的心上人。”可是明明说好了婚后互不干涉,男人却将她往骨子里宠。
 

赵总心中一凛,对着杨局和晏司寒道歉,着他自己身在局中被遮住了眼睛,内斗往往是拖垮一个家族的致命原因。

心中有了决断,赵总倒是认认真真的玩了几局,只能说不愧是斯诺克迷,晏司寒和杨局加起来的分都没有他高。

三人还算玩的尽兴,晏司寒又请两人吃饭,酒足饭饱之后,杨局对着晏司寒摆摆手,“时间也不早了,你这工作狂明天还要上班吧!我和老赵还要聊两句,你就不用陪着我们了。”

晏司寒起身,“那我就先回去了,杨局和赵叔也不要聊的太晚。”

等晏司寒离开之后,包厢里却是陷入了久久的沉寂,还是赵总先开了口。

“小晏说的是真的,上面要将城南建成大型的商业区?可是真有这个事情,为什么连你都不知道?还有小晏隐晦提到的北城和宋家又是什么意思?”

赵总只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冷汗。

杨局端起手边的茶杯,也不在乎里面的茶早就凉透了,一口喝了一个干净。

“小晏不简单啊!”

能得到这样准备又隐秘的消息,只能说他上面有人。

而他又为什么提前告诉他们两个,不过是卖个好同样也是让他们给他一个方便。

这个消息众人还不知道,要是现在走漏了风声,谣传城北要建成大型的商业区,那么能一口气吃下的只有铭辉地产和世纪地产这两家。

而今天晏司寒却是请了赵总一起吃饭,这里面的意思就非常清楚明白了。

也不怪赵总吓的要抹汗了,要是他起了争夺的心,一旦真的将北城的地买回来,那世纪地产也完了。

“这宋家是怎么得罪了小晏?他就不怕宋家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复吗?”

赵总有这一问,杨局却是一点也不担心。

城市规划用地都要经他的手,他还不知道晏氏的底吗?

现在晏氏在B城,跺一跺脚B城都要抖三抖,不过杨局却没有告诉赵总,让赵总怕一点更好,这样就不会不小心得罪了晏氏,而走上宋家的路。

不说杨局和赵总因为晏司寒无意之中透露的消息而震惊,单说晏司寒坐上车之后,才拿出手机看到了温苒给他打来的电话。

晏司寒按了回拨,温苒却是迟迟没有接他的电话,“这祖宗又怎么了?”司机听到晏司寒的话,好在承受能力强,操控着方向盘的手没有打滑让车撞到旁边的护栏上。

晏司寒很快就收到了温苒的短信:睡了。

看到这两个字,他都要气笑了。

晏司寒对司机说道:“去温家!”

拿着手机给温苒回了两个字:晚安。

温苒之所以不接电话,是因为她已经不想问晏司寒了,苏沫荨敢这么挑衅的告诉她,那么她的话就绝不可能是假的。

赌气不接晏司寒的电话,又回了短信气他,可看到晏司寒居然回了晚安两个字,她的火气便噌噌的往上窜。

温苒又给晏司寒打了过去,打算狠狠地骂他一顿撒撒气,却没想到这混蛋居然不接电话。

温苒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还是那混蛋得意!”

温苒一遍遍的给晏司寒打电话,可是那边就像与她杠上了一般,还就是不接她的电话。

温苒破口大骂,“晏司寒你这个混蛋,你最好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老娘一定要把你……”温苒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房门就被人打开了,她惯性的说出了最后的四个字,“大卸八块!”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晏司寒,温家是上下两层的公寓楼,温苒晚上吃完了饭就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所以晏司寒到温家的时候,是还在客厅看电视的赵淑芳给他开的门。

赵淑芳见晏司寒喝了酒,便让他先去洗澡,晏司寒自然没有拒绝,上了楼便直奔温苒的房间而来,还没有开门就能听到温苒洪亮的河东狮吼。

温苒见晏司寒进来,有一瞬间的心虚,可是很快这心虚就被怒气掩盖了。

她咬牙切齿的说,“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晏司寒先将领带松了松,又端起桌子上放着的水直接喝了。

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温苒的视线不自觉的就落在了那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不自然。

她和晏司寒虽然办了结婚证,可是自从那一次意外,他们之间再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

虽然心是腐的但是她的反应可是很羞涩的,那次醉酒更是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第二天醒过来很疼。

“想了?”晏司寒性感的声音在温苒的耳边响起,男性独有的气息夹杂着酒味也扑面而来。

温苒明明没有喝酒,却是感觉晕晕的。

“想什么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身上的睡衣,可温苒却是不知道,因为她的用力,睡衣被她拉扯着下坠。

本来就是俯视她的晏司寒,正好看到她性感迷人的锁骨以及雪白的两团。

晏司寒俯下身,低头喊住了她好看有柔软的唇瓣,轻轻地吮吸慢慢地研磨。

他似乎并不想惊动她,所以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直到那闭合的唇瓣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那狡猾的舌头就趁机钻了进去开始攻城略地。

“嗯……”温苒意乱情迷的时候,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呻吟。

这声音更是一种鼓励,晏司寒渐渐地不再满足接吻,而是顺着她的脖颈吻了下去。

当温苒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时候,她身上的睡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晏司寒给扒了。

她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声,伸手护住自己的胸部,对着晏司寒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你……你……”

“没人告诉过你吗?女人在男人面前穿着睡衣,就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晏司寒暧昧的咬着温苒的耳垂儿,听到她不自禁的呻吟,他很是满意。

“而且,刚才你还故意的将睡衣往下拉了拉,我只是遵从了你的意思而已。”

温苒的脑袋现在都成了一团浆糊,她什么时候邀请他了?

她不是还在和他生气吗,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温苒看着晏司寒势在必得的样子,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他们根本就没有未来,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你不能这样,我妈不会同意的。”

晏司寒就像是猎人在戏弄倒手的猎物一般,轻轻地笑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