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我的杀手总裁老婆沙漠..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这本《我的杀手总裁老婆》小说,是由作者沙漠..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红星村。临江市鲜少还没开发的城中村。四周高楼环抱,此地已是寸土寸金,不少地产大鳄都紧盯着这块肥肉。叶尘打工的饭馆,就在村......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我的杀手总裁老婆沙漠..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次日。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照进来,轻柔的就像情人的手,很温暖,很舒服。

凌妃烟侧脸舒服的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像只小猫般慵懒的发出一声轻微的轻吟。

朦胧的睁开眼。

凌妃烟陷入沉思。

昨夜发生的所有事情逐渐清晰,包括她的疯狂。

猛地掀开被子,准确起身。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

甚至。

她躺着的白色床单上,一朵褐红色的血莲妖艳绽放。

这是?

一张模糊的脸孔,在凌妃烟的脑海浮现。

是他。

那个送外卖的。

呆滞!木讷!

泪不禁浸润了眼眶。

她闭紧眼,不能让眼泪滑落。

她的坚强,她的固执,决不能容忍落泪这种弱者的表现。

深呼吸,慢慢平复心境。

再睁眼,凌妃烟一双眼镇静的有些可怕。

环顾四周。

这间宿舍很小,所有东西都摆置的整整齐齐,井然有序。

没有任何污秽的东西。

看得出来,宿舍的主人生活很有条理,很自律。

但就是这个人玷污的自己。

凌妃烟只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装。

外表的洁身自好,只是掩藏阴暗面的禽*兽。

凌妃烟就这样光着身子起身,从衣柜翻出一套男士衬衫套在身上后,又在屋子里翻来翻去。

终于从床头柜抽屉找到她的匕首,和一把剪刀。

她把床单上的血莲剪下来,小心翼翼叠好放进裤兜。

也正是这时候,屋外传来脚步声。

凌妃烟躲了起来,等叶尘打开门走进来,她突然冲出,匕首准确又快速的横在了叶尘的喉咙处。

“什么情况?”

叶尘有些懵,这已经是凌妃烟第二次拿刀抵着他喉咙了。

“哼,你做过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凌妃烟冷言嘲讽,一双眼更是冷的恐怖。

之所以还没有割叶尘的喉咙,是想亲眼见证叶尘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和绝望,尤是这般虽浇不灭她的滔天怒火,但至少会得到少许的宽慰。

“你侮辱了我,我二十多年的清白全毁在了你手里。你说,你到底该不该死。”

凌妃烟已经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说到最后,她真是忍不住,几乎是吼出来的。

“喂,你有没有搞错,我什么时候侮辱你了。”

叶尘还是懵的,直到凌妃烟把血莲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差点没被气吐血。

“我说大姐,你二十多年是白活的么,我有没有侮辱你,你自己难道没感觉的么?”

凌妃烟楞了楞。

还真的没什么感觉。

听姐妹们说,第一次是很痛的,但她完全感觉不到。

“不可能,不然这是怎么回事。”

凌妃烟说的是她手上的血莲。

叶尘很是无语了。

“你自己什么时候来月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啊?”

凌妃烟顿时就懵了。

算算时间,她月事正好就是这两天。

刚才醒过来时,她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以为是余毒未清。

再加上被怒火冲昏了头,她还真的没想到这种可能。

不过,凌妃烟有件事又想不通。

“我记得,你把我背回来过后,我撕了衣服扑向你,虽然后面的事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但你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对我做过。而且,我醒过来的时候根本没穿衣服。”

凌妃烟说完,叶尘憋着的怒火顿时就爆发了。

他抬起手,很随意就拂开了凌妃烟拿匕首的右手。

凌妃烟猝不及防,整个身体都晃了晃。

只见叶尘横眉怒眼,怒道: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美貌,足以让所有男人跪舔。”

“你是不是觉得穷人卑贱,别说碰就连看你也是罪恶。”

“你是不是觉得人性本恶,面对欲*望就该无法自拔。”

“请你不要用你那肤浅的道德准则,去衡量每个人的行事准则。”

叶尘每说一句,就往前踏出一步。

凌妃烟再没有刚才的冷傲,面对如洪荒凶兽*般暴怒的叶尘,她唯有步步后退。

叶尘最后一声怒喝,已经退到床边再无可退的凌妃烟,顿时被叶尘狂暴的气势压得摊坐床上。

纵然她手里紧握匕首,面对手无寸铁的叶尘,仍感觉有些喘不过气。

她可是临江市的杀手之王,曾几何时有过这样危险的感觉。

眼神的男人,真的只是个送外卖的吗?

而叶尘,脸色也悄悄平缓了些。

“你问我,你为什么没穿衣服,我只能告诉你,你扑过来之后,我就把你打晕了。你脏了的衣服,不是我脱的。”

“至于你信不信,随你。”

“给你。”

叶尘把手上拎着的袋子扔床上,转身就走。

“我不知道你什么身份,换好衣服赶紧走。”

叶尘的声音和背影一起消失在门外。

凌妃烟脸色呆滞木讷,从来都没人敢这样严厉喝骂过她。

很奇怪的是,她并不生气。

隐隐还些许自责。

拿起叶尘扔在床上的袋子,凌妃烟把里面的衣服一一拿了出来。

好丑的款式。

质料也不行。

价格就更不用看了。

她衣橱里面随便挑出哪一件来,都比这衣服好看得太多,而且也够买这样的衣服几十上百件的。

不过,凌妃烟突然很想看看,她那些姐妹们看见自己穿着这样的衣服是什么样的表情,会不会惊掉下巴。

凌妃烟拿出袋子底下的东西后,脸蛋突然一红,露出几分羞涩。

那混蛋,竟然连内衣和守护天使都一起买了。

他去商场专柜挑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不是电影里演的那样,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凌妃烟不自觉的笑了一笑。

换好衣服,凌妃烟很想对着镜子照一照,找遍整间屋子,都没找到一面镜子。

难道那家伙平时都不照镜子的吗?

打开门,走出宿舍。

凌妃烟才发现自己站在一栋临街旧楼的天台,下面是熙熙攘攘的车流和行人。

她四处找了找,都没看见叶尘的影子。

也许他是真的生气了,甚至都不想再看见她。

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又四处看了看。

在地上捡起一张卡片,是一家私房菜的订餐菜单。

这应该就是他上班的地方吧。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