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Ů  haobc  as

别闹小说完本阅读资源分享-沈临瞳傅谨恒小说阅读

2020精选小说别闹全文讲述了一个关于沈临瞳傅谨恒的动人故事,接下来是别闹大结局无删减完本免费,沈临瞳是申城四中最漂亮的姑娘,妖孽且轻狂。但她没有想到不过半年,班里却大变样。原来,他们班来了一个的转学生,学习好、体育好、长得帅。清冷禁欲的不像话,大家都说能
 

第10章 没有良心,只要钱

在忙吗?
这声音真够甜的。
忙不忙你自己没有眼睛看么?
沈临瞳心里有些不爽,微微嘟着去看这个突然冒出来说话的人究竟是谁。
只见四班的后门边上,俏生生的站着一个穿着格子校服裙的女生,膝盖下方露出的那截儿小腿也纤细的很。及肩的长发半扎起来,空气刘海儿乖巧柔顺的贴靠在脸颊边上,整个人乖巧又温柔。
徐、文等人都坚定的认为,明明她们小瞳更鲜活好么!
那种假好人有什么意思。
见傅、沈两个人的目光也都落在自己的的脸上,她也丝毫不慌,整个人笑的更温柔了。
“小瞳,你回来啦,我都不知道呢。”女生的语气熟稔并且亲切,“怎么都不去楼上找我玩呢?”
说话的这个女生叫做王梦晴,在去年四中非官方校花选举中,勇夺榜首获得新一届校花的桂冠。
当时,沈临瞳虽然不在学校,但是人气依然很旺。但是,最后还是以三票之差位居第二。
为此,徐娇、文蔷两个还生气了好久,说一定是王梦晴偷偷去拉了选票!
当时还有人在学校的贴吧总结了,说是沈临瞳美是美,但是邪魅具有攻击性。可是王梦晴就不一样了,整个人温柔如水让人如沐春风,对每个人都很温柔,那甜甜的笑容几个男生能抵挡的了。
“我刚回来没几天,就没去你们十六班那层晃。”沈临瞳和王梦晴实在没什么好聊的,做了个你随意我先走了的手势,然后站起身往教室前排走。
“文-蔷-徐-娇!”
文蔷:!
徐娇:!
正趁着课件凑在一起偷偷看时尚杂志的文蔷、徐娇两个,被沈临瞳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直接将两个人吓得哆嗦了一下。
虽然,现在这是自由活动的大课间,但是在教室里看课外杂志还是需要很大的心理承受力的好么!!!
文蔷先来回看了眼前后门,确认她们是安全的,才面带微嗔回答道:“怎么啦!?”
俩人一头雾水。
沈临瞳挑眉道:“没事,走,陪我去上洗手间去。”
是否一起上厕所,是衡量学校里女生友谊的重要标尺,是“闺中密友”的体现。
但是,一个大课间去两次厕所,这个友谊是不是太浓厚了点。
大家是不是可以点到为止。
做到细水长流可还好?
“不是二十分钟前,刚去过么,现在又去???”徐娇开口问道:“你尿频了现在?”
沈临瞳眉头微挑,假装嗔怒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家家的,不要张口闭口‘屎尿屁’的,仙女都是喝露水长大的好不好?”
文蔷:?
不是你来叫我们去上厕所的吗。
仙女不还是要嘘嘘?
还是徐娇更耳聪目明些,看见校花正在那里和傅谨恒说话,随后朝文蔷努努嘴。
文蔷这才看见校花在那里笑的一脸甜蜜,花枝乱颤。
从小到大就看王梦晴不爽的文蔷当时就被气成了一条胖河豚!
“走,姐请你们去喝仙女水!”文蔷一声暴呵。
喂喂,大小姐,我们是要去上厕所不是要去买饮料好么。
你不要搞错进出口呀!
不管怎么说,她们这个小团体看到王梦晴那个假假的女生就像全身过敏一样不***。
呼吸同一片空气,都觉得是对自己鼻腔和呼吸道的玷污。
文蔷不耐烦的催促:“走走走,快走啦,看一眼就心烦!”
沈临瞳远远的朝自己座位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傅谨恒已经站起来站在后门边上和王梦晴说话。
说的什么她听不清楚,但是只是觉得王梦晴脸上的笑容,笑的更灿烂了。
呵。
……
等她们三人走到走到楼梯上的时候,文蔷终于忍不住了,就像打开了什么diss开关一样,一张小嘴巴吧嗒吧嗒的像个机关枪一样:
“这个人脑子有毛病是吧,在自己班假模假样的也就罢了,怎么还跑到别人班来恶心人啊!”
“评上了个‘民间校花’了不起啊,这名头怎么得来的,她心里面没点儿数么!”
“不就是这次又看上傅谨恒了吗,还当我们看不出来吗?还藏着掖着的,真是做作!”
……
原来她这次又看上傅谨恒了呀!
上学期自己走的时候,怎么记得她还在和三班那个肖平传着绯闻呢?
“小瞳,我看这次你不如沉重和学神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好机会,先把小傅搞到手,看到时候不气死她!”文蔷越想越生气,“我就不信她能抢得过你!”
沉浸在过往八卦中的沈临瞳:“???”
“哈?”
沈临瞳一时间跟不上文蔷的脑洞,抢谁?抢傅谨恒?
这谁跟谁啊!?
徐娇也跟着说:“对,我觉得真的该有人治治她了!小瞳,我也看好你!”
沈临瞳:“……”
其实,她们几个与王梦晴的爱恨情仇,还要从初中那会儿讲起。
初中那会儿的男孩女孩比上高中以后更爱聚团,她们几个都是年级里数得上的漂亮女孩,家里的条件也都很好,自然有的是一起吃喝玩乐的共同话题。
那个年纪的女孩子,早就有了朦朦胧胧的恋爱情愫,胆大的悄悄谈起了恋爱,胆子小的点的也有自己暗自喜欢的男生。
只要心里有喜欢的人,玩的好的小姐妹们都是知道的。有的时候,当着姐妹喜欢的男生面前有意无意的提提闺蜜的名字,或者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反而更让人脸红心跳。
初中时候,喜欢王梦晴这样端庄温柔款的男生大有人在。王梦晴也经常和沈临瞳、文蔷几个诉说自己爱慕者众多的烦恼。
她们倒是从没有嫉妒过她,甚至还帮她处理过一些极端的恋爱事件。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怎么着,徐娇心血来潮拿出了一张全年级排名的成绩单。张罗着大家一起统计一下明恋暗恋喜欢王梦晴的男生究竟有多少。
这不数不知道,一数当真是吓了一跳!
因为,王梦晴分别诉说过的恋爱人数,基本上包括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无论是年级第一,还是校队冠军,又或者是校霸大佬,班里的小透明也有不少,可以这样说全年级里总共三百六十名男生,三百四十二都喜欢她。
十八人没有表示过爱慕之心……
这个大数据统计,让沈临瞳着实惊讶了一下。
哈,这还真是现实版的“那些年他们一起追的女孩”呢!
本来,这还不是什么好在意的事儿,闺蜜人气高她们也有面子是不是?
可是,坏就坏在她朝文蔷喜欢的男生下手了:
文蔷喜欢冯楷,那是整个明礼中学初三学生心照不宣的事情。
所以,那个时候王梦晴来和沈临瞳、徐娇、顾团几个讲述自己被小姐妹喜欢的男生火热追求的时候,她们都不知道要不要和文蔷说。
后来,大家想着反正王梦晴也不会答应冯楷,那不如就让这事情悄无声息、烟消云散的过去吧……
再后来,文蔷可能是从别的女生那里听说了冯楷好像在追王梦晴的事情,想着闺蜜的男人再喜欢也不能下手啊,就不怎么再搭理冯楷,那份喜爱也就慢慢被藏在心底,久而久之两个人就错过了。
直到,开学就要去美国念高中的冯楷,临走之前又找了文蔷一趟,两个人才将这件事弄明白。
文蔷气的哭红了眼,一定要去找王梦晴决一死战。
可是,到头来王梦晴却无辜的说,冯楷喜欢她这件事她也是听别人说的,毕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她也不好意思和文蔷讲。
……
“靠。”
想起这件事,文蔷就恨得牙痒痒。
“我当年怎么会眼瞎了,和这么一个蛇蝎女人做朋友!”
沈临瞳安慰性的拍了拍文蔷的小肩膀,“没事,不是你一个人瞎,大家都瞎。只怪当时的我们都太年轻。”
文蔷:……
还不如不说。
三个人故意在食堂旁边的小超市墨迹了好久,又绕着球场看了一会儿篮球,给王梦晴留够了发挥时间,才往回走。
徐娇思前想后,开口道:“小瞳,刚才你不应该给王梦晴让位置啊!你应该就像一棵树,深深地扎根在那里!看看她究竟还能使出什么花样来!”
“喂喂喂,你们一个两个的是觉得我每天很闲吗?有那么多时间和她耗?”沈临瞳一边爬楼梯,一边嫌弃道。
“但是,你这是保护咱们班的男孩子们,不受伤害啊!”文蔷慷慨激昂的捏了拳头。
沈临瞳:不,我不行。
“你就忍心让你那帅帅的同桌,收到王梦晴这个这个渣女的荼毒么!你的良心不会痛么!”文蔷再次义愤填膺。
“不,没有良心,只要钱。”
沈临瞳傲娇冷漠道:“再说了,万一他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我怎么控制的了呢?”
等到她们回到教室的时候,开心的发现——王梦晴不在啦!
看不见这个烦人精,真让人开心。
耶!!!
只是,为什么傅谨恒也不见了呢?
沈临瞳内心深处并不好奇,但是还是往傅谨恒的课桌上看了一眼。
一本充满着小清新风格的课外书,静静的躺在那里——
《你是人间四月天》作者:林徽因。
沈临瞳:啧,可真够矫情的。

别闹免费阅读

第11章 去你的清纯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哦。
吾乃化外酒剑仙——我们不是一类人,谢谢。
自从出了文蔷、冯楷那件事以后,沈临瞳间接性的会反思自己,觉得自己之前识人不清。而且,开始生理性的讨厌这种“***妹妹”,若是真的柔情似水的女生也就罢了,但这种装出来的,真的讨厌的不能在讨厌了。
去你的清纯,老娘从头到脚都是明艳风情!
居然还把这书收了,还以为你是什么聪敏机智的男孩,没想到到头来也是被假象欺骗呢!
……
等傅谨恒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同桌居然在那里认真的——做题?
这就有些稀奇了。
要知道平时上自习的时候,都没怎么好好写作业的她,居然在休息时间做题?坐在座位上吃吃喝喝,或者聊天天、看看杂志、刷刷微博不才是她的人生常态么。
同桌将近一周,沈临瞳每次都会笑眯眯地和马上入座的他打招呼,这次居然没有那带着尾调儿轻扬的“你回来啦”,傅谨恒心理还稍微有些不适应。
莫名的,傅谨恒感觉自己有些心虚。
在他思考着,要不要自己就安安静静的坐下,不要打扰到同桌学习的时候,他已经绕到座位后面,无意偷瞄了两眼。
纸上写写画画什么都有,上面有着中文、英文、日文,居然还有意大利文呢!
真是让人没有想到呢!
傅谨恒略一迟疑,还是问出了声:“你会这么多种外语呢?”
正在认真整理新的购物清单的沈临瞳有些不懂:“哈?”
你那里看出我的小秘密的?
傅谨恒伸出修长的手指,往张纸上点了点,平时略带正经严肃的脸上带上了些许小好奇,“这些你都会?”
沈临瞳将一只ipods蓝牙耳机从耳朵里拿出来随手放在了一边,然后用中性笔点了点那张手写物品清单,“你是说这个?”
“对。”
傅谨恒点点头,道:“你这思维导向图是写的什么?”
“思维导向图???”
沈临瞳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至不过就是个近期购物清单呀@-@?”
傅谨恒:“……”
对不起,打扰了。
刚才是他想多了。
他就知道这个同桌干不出什么正经事儿。
傅谨恒的目光落在桌上那本印刷清新文艺的书上,刚才没在意现在才发现。本以为这是沈临瞳的东西放过了界,但是一看这书名,和沈临瞳的画风不大搭啊?
默然片刻,傅谨恒把书轻放在沈临瞳的桌角。
“你的书放我这边干嘛?”沈临瞳想也不想又推了回去。
傅谨恒愣了一下,道:“我的?”
这种文艺清新的书,他虽然初中作为课外读物看过几本,但其实它根本不是自己的兴趣点好么?
“不是王梦晴给你的?”沈临瞳其实连这个名字都不想说,但是这个名字还是在她口中过了一遍都讨厌的不行。
提都不想提好么!
哼!
而傅谨恒是后面转学来的,自然不知道她们之前的这些爱恨情仇。只是在想,王梦晴她什么时候,给自己这本书了啊?刚才不是说了一会儿关于参加模拟联合国的事儿,就去团委老师那里开小会了么?
啥时候还送了本书呀?
傅谨恒难得的想不明白,所以便将书拿了过来,随后翻看了两下。终于在书本的最后发现了这样一小段话:
#每当我捧读这本书,无论当时我处在任何季节,置于任何地点,总会让人感觉有有一种春风化雨之感。#
From梦晴
傅谨恒微眯了眯双眼,没有说话转手将这本书搁在了一边。
侧着眼睛看到,傅谨恒没继续看,沈临瞳心中还觉得他也算是有那么点儿品味。
“你那里还有养乐多没?”傅谨恒有些怀念那个味道。
沈临瞳微微歪头:“我已经喝完了。”
“好的,那不用了。”
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忽然的有些安静。
但是,今天她真的也提不起什么和同桌聊天的兴趣了。
她还有新的分镜脚本没有写呢!
所以,今天一放学,沈临瞳叫了徐娇、文蔷她们一嗓子,三个人就背着小书包像小松鼠一样一溜烟的跑走了。
那速度快到傅谨恒还想和沈临瞳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反正在四中学校对于高三的晚自习,暂时还没有强制要求学生上,再加上刚开学的原因,无论是班主任还是各科老师也都还没有抓的太紧,所以这一放学大家都像脱缰的野马,奔腾而出。
陈旷背着个没装几本书的空书包,手上拎着个校服外套一步三摇地走到傅谨恒这里。
看到桌角上那本偷着满满少女心版面的书,陈旷鄙了一眼,嗤笑道:“恒哥,现在你都看类书了么?”
“啧啧啧,这书一看就娘儿们唧唧的,你要是想找课外读物和我说啊,我家一堆书搁在那儿没人看,你是什么时候来挑?”
傅谨恒将最后一本练习册装进书包里,认真地看着陈旷的眼睛:“那,你有《时间简史》吗?”
陈旷愣了一下,他的脑袋里快速而有力的打出了一个问号,脱口而出:“擦,老子有时间也不会去捡屎啊!”
傅谨恒:“……”
傅谨恒淡淡看了一眼,这个不学无术的傻子。
陈旷知道自己可能是说了蠢话,眉毛微微一挑,感慨道:“《有时间捡屎》这本书的作者可真够埋汰的,啧啧啧,恒哥你也是,看书真够不挑的,真重口。”
傅谨恒不想再和他进行这个话题了,“王梦晴你认识吧,有空你帮我把这书换给她。”
眼瞅着这书就要被交接到自己的的手上,陈旷赶紧将手背在背后,就像碰一下会有什么沾染上什么传染病似的。
“我才不去,我和她不熟。”陈旷几乎是瞬间勃然变色,向大家展示了什么叫做实力拒绝。
傅谨恒微微意外有些不懂,疑问道:“你们不都是明礼毕业的么?”
陈旷点了点头,但又飞快摇了摇头,“反正我是不去!”
陈旷转头朝还在座位上坐着***打游戏的蒋逍喊道:“老逍,恒哥这里有个好话儿要交你!”
本来陈旷叫自己准没什么好事儿,但是既然是有了傅谨恒的名头,这件事儿兴许还能靠谱点儿。
所以,蒋逍点了暂停键,然后又按了锁屏键,将手机往校服裤子口袋里一下窜了过来。
“恒哥,有啥事儿?”
陈旷这次也不嫌弃了,一把夺过那本啥四月天五月天的塞在蒋逍的怀里,尽量绷住不坏笑的坏笑道:“这本书由你还给‘校花’去!”
蒋逍阳光帅气的脸上写满了懵逼,“啥?啥校花?”
“‘校花’是谁你都不知道吗?”陈旷讥讽的笑了一下,半张的嘴角上挂着前些年常见的痞气,“十六班的王梦晴。”
“她啥时候都成了咱们申四的校花啦?”蒋逍除了打游戏和打篮球,从来不在意这些红尘中的男男女女。
“恒哥有事和我要先走,叫你去你就去啊!费什么话啊在这儿!”陈旷一脸嫌弃。
“你们要去干什么,居然不叫上我!”蒋逍控诉道。
陈旷眼睛一转,上前揽住傅谨恒的双肩,道:“我们先要去球馆占个场子去?”
傅谨恒用眼神传递了一个信息给陈旷:我们什么时候说好今天要去打球了?
陈旷也不管傅谨恒愿不愿意,反正他是手又痒了,想打球想的厉害。
行吧,去就去吧!
去运动一下也好,反正今天的作业也不多,傅谨恒心道。
“我们先过去,一会儿你收拾东西赶快过来。”傅谨恒点点头。
蒋逍一看傅谨恒点头,觉得这件事还是靠谱的,立刻拿起东西就往楼上冲。
远远地傅谨恒还能听见蒋逍在那里自言自语,什么“早知道今天穿那双新鞋子了……”
“走吧!”他拍了一下陈旷的肩膀,“幸好今天不是周末,要不这个点儿连球框都摸不上了。”
因为,他们要去的体育馆在深源体育中心那边,那里的场地感觉可不是学校的篮球场能比的上的,甚至CBA(中国职业篮球联赛)、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都会在那里举办。
去晚了,真的是没有位置的!
所以两个人,出了校门拎着球就火速往地铁站赶,但是还是完美的错过了一班地铁。
“操。”陈旷还是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见傅谨恒瞄了眼自己,陈旷赶紧转移话题。
傅谨恒看陈旷那个样子,就觉得他心里藏着事,所以决定给他这个不吐不快的机会,“说说吧,你是想和我说什么?”
作为一个酷酷的男孩,随便说别人的八卦真的显得很鸡婆,但是他又害怕自己的兄弟又被王梦晴那个***货骗了,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说说的。
当年,他和冯楷也是好兄弟,所以他也再上高中前知道了一些事。
这些事,说了又不好,不说也不好,真的很难办了!
思前想后,陈旷还是觉得自己要提醒一下傅谨恒。趁着地铁没来,陈旷酝酿了一下,终于开口道:“恒哥,你听我一句劝,王梦晴那女的不行,你要真想早个恋,还不如找沈临瞳那样的。”
傅谨恒:?
“哈?谁说我想要要早恋了?”傅谨恒反问道:“你这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儿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恒哥,你可别当兄弟的话不当话。”陈旷倔强道:“你真离那女的远点儿!”
“好的,我知道了。”陈旷整个人平时虽然吊儿郎当的,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靠谱的,傅谨恒也将他的劝告放在心里,“再说,本来我就不喜欢她那个样儿的。”

小说资源推荐

小说资源《别闹》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资源,别闹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小说资源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