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Ů  haobc  as

喜欢你我说了算第5章我要上清华txt资源全章节阅读小说-喜欢你我说了算小说阅

2020精选小说喜欢你我说了算第5章我要上清华全文讲述了一个关于喜欢你我说了算的动人故事,接下来是喜欢你我说了算第5章我要上清华全章节全集完本完整版,林薇回到家,先将盘子洗了,沥干水放进柜子里,然后才走到客厅,将那盒彩虹糖递到了宋锦面前:“宋阿姨,邻居给的回礼。”正在晾衣服的宋锦,看了眼林薇递过来的糖,不冷不热道:“你留着吧。”“谢谢宋阿姨。”林薇将糖揣进兜里,捡起衣...
 

林薇回到家,先将盘子洗了,沥干水放进柜子里,然后才走到客厅,将那盒彩虹糖递到了宋锦面前:宋阿姨,邻居给的回礼。

正在晾衣服的宋锦,看了眼林薇递过来的糖,不冷不热道:你留着吧。

谢谢宋阿姨。林薇将糖揣进兜里,捡起衣服架给宋锦搭了把手。

还没到吃晚饭的点,林薇帮完忙,就乖巧的回自己房间继续去做没做完的数学奥赛卷。

这套题有点难度,往常四十分钟能刷完一张卷子的林薇,用了一个小时,才放下了笔。

她对了遍答案,错了一道选择题。

这道类型的题,前段时间她错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了。

林薇胸口有点闷的吐了口郁气,转着笔心想,吃完饭她要刷一百道这类型的题。

和往常一样,晚饭只有宋锦跟林薇两个人。

宋锦刚嫁给陈南洲不过半年的时间。陈南洲是做海航生意的,有时候出趟海大半个月不回来。陈南洲有个儿子叫陈展,大林薇四岁,现读三流大学,也不常回家。所以平时家里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林薇和宋锦从来都是没什么话可讲,吃饭也是彼此吃彼此的。宋锦负责做饭,林薇负责洗盘子洗碗收拾餐桌。她们没提前商量过,饭后收拾是林薇主动的,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彼此间无声的约定。

林薇之所以和陈南洲不是一个姓,那是因为陈南洲对她来说,就跟宋锦一样,只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宋锦以前结过婚的,因为不能生育,被前夫逼着离婚了,后来相亲遇到的陈南洲,两人年龄都不大,也都不想着单身过后半生,一来一回觉得性格合适就凑在一起了。

在宋锦之前,陈南洲还结过两次婚,第一次是陈展的母亲,第二次就是林薇的母亲。

林薇是十四岁那年,随母亲来到陈南洲家里的。没两个月,她母亲就意外去世了。当时和她连面见的没超过十次陈南洲,成了她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唯一的监护人。

她不是陈南洲的亲生女儿,陈南洲和她母亲也没多深的感情,他对她没有赡养义务的,所以陈南洲没把她撵出去,对她已是仁至义尽了,她当然不敢有别的要求。

从那后,她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降低存在感,听话懂事乖巧,让陈南洲也好,宋锦也罢,不觉得她是个累赘。

宋锦每周五晚上会去给自己姐姐的儿子补课,林薇收拾完厨房出来的时候,宋锦人已经出门了。

她对宋锦去哪儿不跟自己吱一声习以为常,默着表情回自己房间继续去刷题了。

一点也不夸张,她真的翻出来了一百道同类型的题,刷了一晚上,等她将这类型的题做到,一审题立刻都能有答案闪现到脑海里时,她停了下来。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经常做题到凌晨的林薇,没半点困意,她甩了甩有点酸的手腕,然后去兜里摸手机,结果却摸出来了那盒彩虹糖。

神使鬼差般,她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隔壁那位缩写帝手腕上的伤疤。

白见是一班出了名的八卦小能手,林薇想了想,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个消息。

我要上清华:我后桌,就那个蹲了一班的中考状元,他真的差点把人打死吗?

白见:大家都这么传啊,而且有学长说,亲眼看到过江宿从精神病院出来,总之他就是不好惹,你看他以前的同学,就在我们楼上,可他都到学校好几天了,也没人来找他,可见他人缘有多差。

白见:薇薇,你为什么突然问他?薇薇,你该不会是见他长得帅,就关注上了他吧?薇薇,我劝你离他远点,他有精神病史,要是对你做点什么,你一点辙都没有。

白见:总之这种人,能别招惹就别招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你看我们班,大家都躲他远远地。

林薇点着手机屏幕,打了一行字。

传言不可信啊,万一是造谣呢,我不是关注他,我是好奇,我看到他手腕上有伤疤,他应该是***过的。

想了下,林薇将这句话又删掉了。

隔壁那位缩写帝在看到她发现他手腕上的伤疤时,第一时间藏了起来,他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白见又爱八卦,要是她告诉了她,指不定周一就传遍了整个班。

林薇重新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

我要上清华:不是,我这不是被班主任盯着扣了他分嘛,我有点怕他报复我。

白见:哦哦哦,也对,这么说起来,还是真的有可能。

林薇和白见瞎扯了几句,就收起来了手机。

她拿着笔,翻出英语卷子,刚写了两道题,视线就被桌子上的彩虹糖吸走了。

做题效率就这么低了下来。

晚上没怎么吃饱的林薇,丢下笔,决定区门口的超市搞点吃的。

出门前,林薇把校服脱了,换了条牛仔裤和一件黑色的上衣。

她超市货架上拿了一个面包一盒酸奶和一根火腿肠,结完账,她拐进了小区旁边的窄胡同。

她往里走了一段距离,用牙咬住塑料袋,扒着一面墙,往上一蹿,轻车熟路的跳上了房顶。

她捡了个高处,跳坐在上面,拆开面包,晃着腿,慢吞吞的啃了起来。

这里是老城区,去年决定拆迁后,这里的人陆陆续续的都搬空了。对比隔了一条街那边的学校和住宅楼,晚上的这里显得特别的冷清。

林薇喜欢这种冷清的静,能让她放的很轻松。

只可惜,这种轻松感,没维持多久,就被人打破了。

她呆的屋顶旁边的胡同里传来了一串混乱的跑步声。

很快跑步声停了,话语声传了过来。

我他妈看你这下往哪儿跑。凶神恶煞的话语声里夹杂着拳打脚踢的声音:老子逮你很久了,总算逮住了你。

没了江宿那傻逼,你他妈就是个怂蛋!

江宿

林薇啃着面包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们说的江宿,是被她扣了22分的江宿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