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渺渺人生何如初第4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顾小姐,你父亲的病情不容乐观,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我们必须进行手术,你还是尽快将手术费凑齐吧。”顾家破产,顾家诚病重,顾念初一人背负起顾氏集团破产后欠下的所有债务,这六年,她没日没夜地工作也只能偿还一小部分的债务,如今...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渺渺人生何如初

《渺渺人生何如初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顾念初司寒夜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春雷炮所编写的,讲述了医生看向顾念初,朗声笑道:“年轻人活力四射。

“顾小姐,你父亲的病情不容乐观,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我们必须进行手术,你还是尽快将手术费凑齐吧。”


顾家破产,顾家诚病重,顾念初一人背负起顾氏集团破产后欠下的所有债务,这六年,她没日没夜地工作也只能偿还一小部分的债务,如今哪还有钱支付父亲的高额医药费。


顾念初透过隔离窗,望着重症病房里昏迷不醒的父亲,泪水逐渐模糊了视线。


母亲已经离开她了,她绝不能再失去父亲!


“陈医生,拜托再给我点时间,两天之内,我一定会将钱凑齐。”


陈医生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女孩,推了推眼镜,微微叹气,“那你尽快吧。”


顾念初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医院大门,街上阳光灿烂,处处皆是生机,一切看似都那么美好,可她,却仿佛跟这个场景格格不入。


“用你一个肾,换你父亲健康,这个买卖并不亏。”


熟悉磁性的声音从一旁响起,顾念初侧头,沿着声音来源看去,这才看见倚在轿车车身的司寒夜。


顾念初惊诧了几秒,敛了眼眸,淡声道:“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做不到。”


她转过身,朝他相反的方向走。


“顾念初。”司寒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嫁给我,你父亲的手术费我帮你给。”


顾念初蓦然顿住脚步,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转过身,愣愣地望向他,“你说什么?”


司寒夜没有看她,伸手,侧眸看了一眼腕表,“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一个小时后,民政局见。”


说完,他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那陈紫芸呢?她陪了你整整六年,我以为你会娶她。”


她自然知道他娶自己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


恨她抛弃了他。


六年前她给他的痛,他想以这种方式还给她,只是她想:“如果你想报复我,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牺牲你司太太的名分,那位陈小姐……她要是知道你娶我,会很难过的。”


“你没资格教我应该怎么做。”司寒夜没有回头,上车关门前,淡漠扔下一句,“下午4:30,民政局门口。”


顾念初站在原地,目光黯然地目送着汽车的驶远。


司寒夜真的变了,他从前喜欢她,事事以她为重,偶尔有点小霸道,但基本上都不会强迫她,可现在他运筹帷幄,权势强大,性格却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琢磨。


侧身看向通体白色的医院建筑,顾念初微微咬了咬唇,“爸,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下午四点三十分。


民政局门口。


司寒夜坐在车上,修长白皙的指节间夹了一根香烟,朦胧的烟雾在他周身缭绕。


顾念初看着他那张被烟雾模糊了的脸,心底深埋许久的悸动,微微一动,但很快又被她强压了下去。


“走吧。”


司寒夜扫了她一眼,捻熄了香烟,扔进垃圾桶,便径自往民政局里走。


顾念初看着他的背影,唇瓣微动,最终握紧拳头,跟了进去。


她没有选择,自从顾家破产,亲戚好友避而不见,曾经阿谀奉承的商场盟友,卯足了劲在顾家的伤口上撒盐。


如今,司寒夜成了她唯一的机会。


……


顾念初坐在副驾驶上,侧头看着窗外,“我想去医院照顾我爸。”


“今晚是我们新婚之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要我教你?”


顾念初垂头看了看手中的红色结婚证,有一瞬间的失神。


司寒夜带顾念初去一所西式餐厅吃了晚饭,便驱车回了司家别墅。


在佣人上前问好时,司寒夜甚至没向她们介绍顾念初的身份,便直接让下去了。


顾念初始终低着头,安静地站在离司寒夜一米远处。


打发了佣人,司寒夜带顾念初上了二楼房间。


“洗干净等我。”


扔下这句话,司寒夜便离开了房间。


顾念初心头一震,看着被他随手关上的门,浑身只觉得无比冰冷。


……


司寒夜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睡袍。


顾念初也已经洗漱好,穿上了他一早让女佣准备的睡衣,局促不安地坐在床边,看向他。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将她一把推在了床上。


顾念初害怕了,手指紧紧地揪着他的睡袍,“司先生……”


“你叫我司先生?”司寒夜的脸色微冷,把她的手扣在头上,力道很大,“现在该叫老公了。”


顾念初抿紧了唇,眸底的恐惧弥漫。


司寒夜也不强迫她叫老公,身体力行的证明了他现在可以合法对她为所欲为。


不过过程不是很好。


司寒夜从来没有想过,时隔六年,那个让他痛彻心扉的女人竟然早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他的胸腔里一下掀起了万丈的怒意和妒火,将她往死里折磨。


结束后,顾念初的眼睛都哭肿了。


她浑身狼狈,这个新婚夜并没有给她带来好的感受。


司寒夜重新穿上睡袍,坐在床边抽出一根烟,点燃。


青白色的烟雾弥漫在他的眉眼间,顾念初闻不了烟味,有点呛着。


男人看了她一眼,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阴鸷,却没有把手里的烟头熄灭,“碰过你的那个男人,是谁?”


顾念初呛得眼泪汪汪。


她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种话,“什么?”


“当初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跟贞洁烈女似的死活不让我碰,”他的手指掐灭了烟头,十分用力,手指上有灼热感可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是当初你要嫁的那个男人,碰了你?”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