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穿成首富他前妻第2章全文精彩阅读

岑欢既生气又愤怒,手掌上一片火辣辣,惯性的甩着,来回用冷风降低疼痛。“老公,你什么意思?”她强忍着疼问道,睫毛颤抖,嗓音都带了哽咽。这男人还真的是把喜怒无常演绎到了极致。薄晏好似是没有看见女人面上的委委屈屈,恶劣的嘲讽道...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穿成首富他前妻

主角是岑欢薄晏小说《穿成首富他前妻》特别推荐,穿成首富他前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陈姨伸手碰了碰她脖子上的淤青,心疼的说:“夫人,您以后再不要说那些话招惹二爷了,他虽然残疾了,但也是个男人啊。

岑欢既生气又愤怒,手掌上一片火辣辣,惯性的甩着,来回用冷风降低疼痛。

“老公,你什么意思?”她强忍着疼问道,睫毛颤抖,嗓音都带了哽咽。

这男人还真的是把喜怒无常演绎到了极致。

薄晏好似是没有看见女人面上的委委屈屈,恶劣的嘲讽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看看,你有多爱钱。”

“老公,虽然我爱钱,可是我更爱你啊。”她抽泣了两下,葱白的指尖轻轻地拭过眼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岑欢好歹上辈子拿过三金影后,演技早已经是炉火纯青。

这货摆明是记着昨天晚上原主在宴会上给他难堪羞辱他是个瘸子的仇。

知道他睚眦必报,可这也太没风度了些!

男人眉头拧紧,漆黑的眸子里闪过愤怒:“岑欢,你要不要脸,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就能对我说爱?!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给你钱,你都能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说!”

“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呀,外面的男人哪里能和你比呢?”岑欢说的深情。

“你!”薄晏一噎,耳尖竟然红了起来,“你不知廉耻!”

岑欢凑近他,女人甜美的呼吸绕在他冷峻的面孔上,男人手指忍不住攥紧,喉结上下滚动:“你,你干什么——!”

岑欢猛地堵住了他的唇,男人一向漠然的眸子骤然紧缩。

岑欢眼里一片狡黠,娇声道:“第一次接吻吗?老公。”

薄晏面无表情的俊脸上一片绯红,恼羞成怒的推开她:“你疯了?!”

岑欢无辜的睁开眼睛:“我也是第一次呢。”

她把自己刚才摔倒在地受伤的手放在车窗上搁着,可怜兮兮的说:“老公,我好疼呀。”

薄晏低眸看了一眼,皱眉:“家里有私人医生。”

岑欢眨了眨眼睛:“可是人家想要老公吹吹,老公~”

薄晏唇线紧绷,眸子深冷:“岑欢,你到现在还有脸在我跟前演戏?!真是我小看你了!”

岑欢委屈的红了眼睛:“老公,我没有。”

他气急反笑,抓过女人的手,猛地捏紧:“你做过什么你不清楚?想要我对你负责,你还不配!”

岑欢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不明所以的听着男人的诘问,手上被他用力捏出了一圈红:“老公,我干什么了?”

“还装?”薄晏厌恶的甩开了她的手,“你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岑欢真的怒了,她努力的压着自己的语气,让自己平静:“我干了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薄晏凉凉的觑着她,薄唇紧绷。

前面的沈砚连忙打圆场:“太太,您回去看看热搜就知道了。”

岑欢眉一皱,瞬间惊醒,顾不得手上的伤势,连忙朝家里跑。

薄晏睨着女人单薄的背影,眸色凝的都能渗出冰来。

装的倒是挺像,一脸的无辜相。

沈砚回头:“二爷,热搜的事情我已经打电话让修文去公关了。”他从后视镜里望着薄晏黑透了的俊脸,心里有点发毛。

男人沉着脸:“走!”

沈砚心口一紧,飞速的踩了油门。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岑欢都做了这种背叛害二爷的事情了,男人为什么还要给她卡?

难道是为了示好?

沈砚猛甩了下头,不可能,他家二爷要是会服软,太阳能打西边出来。

岑欢回了家直奔二楼,一路上,家里下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变了。

岑欢顾不得许多,到床头柜拿起手机一看微博。

她懊恼的闭上眼睛,果然。

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原主在睡觉之前将自己的伤势都发给了自己的前男友顾淮安,扮可怜求着顾淮安带自己走。

没想到第二天这些就上了热搜。

薄晏的合作伙伴谢修文想要原主主动发一个澄清贴,否认薄晏家暴,却被原主拒绝。

事态后续愈演愈烈,家暴男这一说法甚至扣在了薄晏的头上。

实际上,她脖子上的红痕是薄晏为了救她不小心抓到的。

岑欢坐在床上,捏着手机,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等谢修文找上自己。

电话突然响起,岑欢一看手机上的备注,冷笑了声,挂断了。

她把备注修改了一翻——傻逼男第三者。

什么亲亲老公,薄晏发家致富之后没有弄死原主,真的是菩萨转世了。

这绿帽子真的是又大又亮。

顾淮安不死心,又打了两三道,岑欢都没有接。

他打来电话就是想要录音,嫌热搜不够事儿大。

顾淮安给岑欢发了微信:“欢欢,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啊,是不是薄晏他又打你了啊。”

岑欢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把顾淮安屏蔽了。

薄晏刚到公司,狗仔媒体就一窝蜂朝着他们的车涌了过来。

沈砚掉头,把车开到了后门,护着薄晏推了进去。

谢修文在办公室等的来回踱步,男人一进来,就被他抓住手臂疾声问道:“你打了岑欢?”

薄晏眉宇间有些疲累,阴沉地望着他:“我没有。”

话语掷地有声,两人对视了几秒。

谢修文松开手,连灌了好几杯水,劫后余生般的感叹:“还好,还好,我就知道你不会,对着岑欢那张脸你能下得去手?”

薄晏唇线绷成一条直线,想到女人刚才强吻自己时的娇憨模样,心火烧的肺疼。

他咬牙,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拜金女而已!为了钱她什么不能做!

居然还骗自己说是第一次!他才不信!

谢修文没注意薄晏的生气,两手一拍:“热搜是撤了,但保不齐你哥又给你弄上去,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岑欢出来澄清,这样,我们现在去你家,只要她发了澄清帖,这件事情就能了结。”

他抓着衣帽架上的西装套弄在自己身上,对着薄晏扬了扬下巴:“走啊。”

薄晏未动,态度分明,冷硬道:“我不去。”

谢修文皱眉:“你不去她能答应吗?这图片明显就是从她那里传出去的,还好你哥那边的公关有我们的人,我问过了,爆料者是个男的,叫顾淮安。”

他的表情意有所指,果然薄晏本就不好的脸色,现在可以用铁青来形容了。

岑欢和顾淮安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昨日的婚宴上,女人更是扬言,是他这个瘸子毁了她和顾淮安。

现下看来,她是跟奸夫合谋一起陷害自己!

蛇蝎心肠不过如是!亏他居然还相信了她!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