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都市小村民免费小说九转金刚全文阅读

《都市小村民》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九转金刚,主角性格讨喜。精彩节选: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上古神器山河社稷图,里面有仙池一口,灵田两亩。种菜、养鱼,卖人参,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寻宝、探险,逗美人,悠闲自在其乐无穷!脱离城市的喧嚣,他在农村找到了自在逍遥!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都市小村民免费小说九转金刚全文阅读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已经渐渐逝去,勤劳的村妇们都开始生火做饭。

一缕缕炊烟从林立的烟囱中袅袅升起,相互纠缠着,与夕阳、晚霞、风融溶在一起,将这片位于深山之中的小村装点得宛如人间仙境。

杨铁铮蹲在池塘旁,抬头看了看村子深处自家烟囱冒起的炊烟,抓紧清洗脚上的淤泥。

看到清澈的池水倒映着自己挺拔修长的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虽然并不突出但是非常匀称有力的肌肉。

尤其是又变得有些黝黑的皮肤,杨铁铮忍不住笑了一声,不知不觉中,从繁华的都市大学生活,回到了这个生养自己的小山村已经好几个月了。

“水生哥。”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如山中百灵鸟般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杨铁铮扭过头来,便看到一个身穿碎花衣裳,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的小姑娘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田埂上,正笑着朝着自己打招呼。

“哦,是妮儿啊,你是要上山喊四叔吃饭吧?”杨铁铮笑了笑,上了两年大学,同学们都是喊他的大名,回到村来听到别人喊他的小名水生,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据说因为当初母亲是在河边生下的他,所以有了这个小名。村里人没有喊大名的习惯,一直水生水生地叫到现在。

眼前这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名叫杨妮儿,今年十八岁,是杨铁铮同族四叔家的孩子,正在县城读高中,长得清纯可人,眉宇间还带着一丝山村人的倔强和坚韧,淡蓝色牛仔裤包裹着的一双纤细修长的大长腿,纯朴、可爱,美丽的妙龄少女自然是难免让血气方刚的杨铁铮略微一阵失神,惹人遐想。

听说这丫头在学校被封为平民校花,那人气可不是一般的高呢!杨铁铮晃了晃脑袋,一晃几年过去,从前这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一起下池塘捞鱼的小妮子,如今已经如同出水芙蕖一样美丽动人了。

“嗯啊!”杨妮儿点点头,看着杨铁铮说道,“水生哥,听说你今天救了李嫂家的孩子?”

杨铁铮愣了一下:“嗯?是啊,怎么了?”

杨妮儿撇撇嘴,空气当中似乎立刻就带上了一丝酸酸的醋意,说道:“村里现在都传开了,说是李家嫂子想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准备向你们家提亲,把自己嫁给你呢!”

“哈?”杨铁铮一听,顿时哭笑不得地说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估计又是从王大妈那个大喇叭嘴里传出来的吧!信不得!”

杨铁铮表示一脸的冤枉和无奈,自己口中说的王大妈是村里有名的八卦王,凡是从她嘴里冒出来的事情,十分有九分是假的,最后一分也得掰开来细细分辨才行!

可就是这样,村里人还就喜欢听王大妈瞎掰!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村里人根本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也就是说说八卦吹吹牛,调剂一下枯燥的生活了!

“但村里人都说的有板有眼的啊!”杨妮儿撅了撅嘴,脸上有些落寞有纠结,咬着粉嫩嫩的嘴唇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村里人都说,李家嫂子守寡了五六年,把孩子给拉扯大,已经算是对得起李家了,现在也确实该过过自个儿的日子了。刚好,你这不是也还单身嘛!他们就说……就说你们刚好凑一块儿得了!”

“别听他们瞎说!我跟李嫂子没事情。”杨铁铮咧了咧嘴,顿时感觉有些蛋疼。

村里那帮大娘们闲着没事就喜欢乱点鸳鸯谱,刚好,这次涉及到了寡妇和后生的敏感话题,可不给她们逮到机会,乱说一通啊!

“那好吧……”杨妮儿咬了咬嘴唇,迟疑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水生哥,你难道真的准备待在村里,不回大学读书了吗?”

正在洗手的杨铁铮身体一震,眼眸中掠过一丝黯然,但很快恢复正常,他抬起头来笑了笑道:“暂时不回去了!等家里情况好一点再说!”

看着杨铁铮那明显有些强颜欢笑的脸,杨妮儿的心中猛地一揪,突然后悔自己不应该提这个事情!

于是,杨妮儿立即岔开话题道:“水生哥,你这几天有时间吗?老师给我们布置了好多家庭作业,有些题目我没把握,你能教教我吗?”

“行啊!”杨铁铮点了点头,瞥了一旁的水桶,说道,“今天可能不行,要不明天吧?明天晚上我到你家来!”

杨妮儿一听,顿时高兴地说道:“不不!还是我来你家吧!我好久没吃到三伯母做的烙饼了!”

杨铁铮一听,笑着点点头:“那行!明天我让我妈对给你烙一点!”

“哎!水生哥,那我先上山了!”杨妮儿显得格外高兴,告别杨铁铮,哼着小曲上山去喊父亲了。

目送着杨妮儿回去,杨铁铮站起身子,擦了擦已经洗赶紧的手脚,穿上了旁边的鞋子,拿过一旁的农具,把水桶一拎,便往家走去。

“咣当!”晃动间,水桶里发出了一阵碰撞声,显然是装着什么硬物。

回到村里,杨铁铮迎面碰上了已经吃完晚饭,在家门口聊天侃大山的大爷大妈们,便纷纷向他们问好。

“水生回来啦!”

“哟!今天又忙得这么晚,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妈等着急了!”

“水生啊,吃完饭出来陪大爷下两盘棋怎么样啊?”

在一声声的吆喝中,杨铁铮穿过了村里的小道,走向了位于村尾的家。

目送着杨铁铮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村民们收回目光,纷纷叹了口气。

“水生这孩子,可惜了啊!”

“是啊,这孩子不出去读书,却跑去田里瞎折腾,真是可惜了……”

“是啊!听说他在大学年年都拿奖学金,还自个儿跑出去打工挣钱,连他妹妹的学费都是他挣回来的!这孩子要是能坚持读完大学,未来肯定有出息啊!”

“哎!那有什么办法?他爸每天卧病在床,他妈前阵子又刚生了一场大病,他要是不回来,他爸妈可怎么办啊!总不能让他妹妹回来操持家务吧?”

“哎……”

说到杨铁铮一家,村民们纷纷叹了一口气,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重了……

回到家中,杨铁铮洗完澡,与父母一起吃过晚饭,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地从水桶里拿出了一个木箱子,然后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心翼翼地锁上门,杨铁铮将木箱子放到已经破旧了的书桌上,上下打量起来。

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木箱子,也不知是哪种材质的木箱,沉在池塘底下至少几十年了,竟然都没有一丝腐烂的痕迹。

只不过木箱虽然没有坏,但是上在木箱上的一把铁锁却已经锈得不成样子!

“这箱子里会不会藏着土地爷爷的宝贝呢?”看着这个箱子,杨铁铮不由得想起小时候村里的庙祝爷爷经常跟他们讲的一个故事,庙祝爷爷常说在村里的某个池塘埋藏着土地爷爷留下的宝藏!

杨铁铮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他跟一帮小伙伴们是疯了似的在各个池塘里摸宝贝,有几次还差点陷在泥塘里被淹死!

可摸了好几年都没找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可是就在今天下午,杨铁铮在水塘边救起了一个不小心跌进水里的小娃,无意间发现池塘中央的水底下好像有个箱子一样的东西。

出于好奇,杨铁铮趁着没人的空挡,把这个木箱捞起来,装在水桶里带了回来。

“不管了,先打开来再说!”杨铁铮拧了拧那把已经锈得不成样子的铁锁,却发现虽然已经锈得不成样子,却还是无法用人力打开。

杨铁铮打开一旁的抽屉,拿出了一把大剪刀,对着面前的大木箱子鼓捣了半天,还不小心戳破了手。

“啪!”鼓捣了半天,那把铁锁终于被弄断,掉在了桌子上。

“终于打开了!”杨铁铮轻呼一声,小心翼翼地把铁锁拿开丢进垃圾桶里,然后缓缓打开了箱子。

“吱嘎~~”随着一阵刺耳的转轴摩擦声,那大木箱子被轻轻掀了起来,那藏在箱子里不知多少年的物件再一次重见天日!

在昏黄的钨丝灯的照耀下,箱子内的物品一览无遗地出现在杨铁铮的面前。

“嘿!还真有宝贝!”当杨铁铮看到箱子里装载着的物品时,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惊喜。

只见,在那厚厚的一层干草对上一前一后地摆放着两个青花瓷的大花瓶,色泽剔透有光泽,摸上去竟然还有一种油油的细腻的光滑感。

杨铁铮有些吃惊于这个箱子的材质和构造,在池塘里不知埋藏了多少年,不但箱子没坏,竟然连里面的东西都保存得如此完好!

杨铁铮将手指头放入口中,吮了一下刚刚开锁时不小心划开的手指头,将血水吐到旁边的痰盂中,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其中一个青花瓷瓶。

“咦?里面还有东西?”杨铁铮掂了掂花瓶,发现花瓶里竟然有晃动的声音,连忙将瓶口对准灯光,向里面小心张望了一下,顿时看到里面竟然有着类似三卷竹简一样的物品,便小心翼翼地将它倒了出来。

“还真是竹简!”杨铁铮看了看,发现这三卷竹简上各写着三个字,不过那字嘛,竟然是古代的篆体字所书写,不过字体不复杂,杨铁铮连蒙带猜地猜了个大半,这三卷竹简上分别写着“天之卷”、“地之卷”和“人之卷”。

“难不成是三卷天书不成?”杨铁铮不由的想起了《三国演义》中南华老仙赐予张角的三卷天书,后者正是靠着它发动了席卷整个汉家天下的黄巾起义!

不过杨铁铮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却始终找不到打开这三卷竹简的门路,便气馁地放在了一旁:“难不成这是古代的哪个天书发烧友做的天书模型?”

放下三卷竹简,杨铁铮又小心地端起了另外一只青花瓷瓶,一掂,嘿!果然也有东西!

杨铁铮照旧对着灯光看了一下,发现里面也是一个卷轴的东西,便将它倒了出来。

等到把它倒出来一看,杨铁铮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副画卷,拨动了一下画卷的开口,嘿,竟然能打开!

只不过,这幅画卷看上去显得有些破旧,画轴更是已经残破不堪,好像轻轻碰一下就会碎裂一般!

把青花瓷瓶小心地放到床上,有将箱子轻轻放到床边,杨铁铮清理了一下桌面,将卷轴放到桌面上缓缓打开。

顿时,卷轴中的内容缓缓出现在了杨铁铮的面前!

山川河岳、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一幅幅难以形容的景象映入了杨铁铮的眼帘,杨铁铮瞪大了眼睛,他实在难以想象,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高的水平可以将这天地万物尽数画入到这幅画中!

愣神间,杨铁铮并没有注意到,他右手手指尖那破开的伤口处,一滴血珠正缓缓形成,然后,悄无声息地滴落下来。

“啊!糟了!”当杨铁铮注意到的时候,却已经完了一步!

血珠径直低落到了画卷之中,留下了一个圆圆的血滴。

“哎!”杨铁铮心疼地叫唤一声,正满心懊悔地毁了一副佳作时,一道微光突然从画卷上闪过,那圆圆的血滴痕迹竟突然消失不见!

“咦?这什么情况?”就在杨铁铮惊疑之时,那画卷突然光芒大作,在万丈光芒之中,那画卷自动展开,并凌空漂浮起来!

“什么鬼?!”

就在杨铁铮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吓住的时候,一道光芒从那画卷中放射出来罩住了杨铁铮。

下一秒钟,杨铁铮“嗖”地一声消失在了房间中。

整个房间,就只剩下那幅画卷悬浮于房间之中,泛着丝丝金光,寂静无声……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