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全章节)穿越到玛丽苏小黄文里-穿越到玛丽苏小黄文里水木在线阅读

《穿越到玛丽苏小黄文里》是水木写的一部精彩小说。主要讲述了:何遇确实不敢动她,一则她说的确实不是虚话,南国的资源和天赋让她天不怕地不怕,也是有几分实力的。二则梵国乃五国里最弱小的国......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全章节)穿越到玛丽苏小黄文里-穿越到玛丽苏小黄文里水木在线阅读

何遇确实不敢动她,一则她说的确实不是虚话,南国的资源和天赋让她天不怕地不怕,也是有几分实力的。

二则梵国乃五国里最弱小的国家,处于极西,物资匮乏,而南国则处于中原地带,乃第三大国,动动手指就能给他的国家带来灾难。

所以他只能忍,南知意来纠缠他的时候他忍,现在南知意来挑衅的时候也得忍,不忍不行。

有个多嘴地情不自禁地说:你们有没有觉得,南师妹好像变漂亮了?

好像是的...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

最先开始打诨的那个抬眼看了何遇阴黑的脸色,立马踹了那几个人几脚,一个两个都是没眼价力的!她漂不漂亮关你们什么事?

何遇向前走去,启明,我帮你指导指导剑术。

启明踹完人,立马搓着手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朝后面几人炫耀般的一笑。

南知意支走了缘缘。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原女主洛瞳应该是被几个外门弟子各种刁难欺负,后来还不许她去观看弟子切磋,所以那天洛瞳就在青渊山里独自晃晃悠悠,一不小心走上了挑战台,然后将恶毒女配打的落花流水。

看到这里的时候南知意忍不住吐血三升,这作者是小学生么,洛瞳怎么总是选择性眼瞎?

弟子切磋虽说是外门内门弟子都开放的,但谁不知道南国公主南知意仗着天资骄横跋扈,这次内外门弟子切磋定然是要大出风头的。

除了洛瞳这个倒霉孩子。

哈哈哈——师姐你看她这傻样,废柴就是废柴!连筑基都做不到!

呵,五灵根这样的废物,真不知是如何进的青渊山!

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柳师姐,求求你让我过去吧。

南知意扶额,还真是我见犹怜的白莲花设定啊。

这个世界的修仙设定是:

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大乘、飞升。

每阶段又分一到九阶等级。

天赋则要看血脉和灵根属性了。

这片大陆上生活着三个种族。

仙族、人族、妖族。

天赋最高的仙族,传说是神的后裔,虽说天资出尘,寿命长久,但却血脉稀薄,人丁稀少,零星分布在各个国家境内,没落岌岌可危。

再次是妖族被认为是最低级的种族,神兽和魔兽生来可化形,妖兽化形则需要修为和机缘,他们出身荒野,被当做玩物拍卖,视作野蛮原始的畜牲。偶有一部分妖族获得声望地位,但却依然改变不了人仙两族对他们的偏见。

人族是这片大陆上最人口最多也是最强大的种族,他们虽说没有长远的生命和过人的资质,普通人甚至没有灵根,更别提成为修士。但人族聪颖,建立国度,使仙族成为人族国家的家族附庸,繁荣经久不衰。

在这个世界上人族想成为修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占大多数人口的人族,却多是天赋不佳的凡人。

灵根分有雷、木、水、火、土五个。

唯有天灵根与双灵根、三灵根的人适合修炼,大概千人中才能出一个,灵根与天赋随血脉遗传,所以大多出生于达官显贵之望族,平民鲜有,而天灵根更几乎被皇家所垄断,是各大门派争破了头抢的人才。

四五灵根为最末,最多达到炼气九阶,本是进不得青渊山的结界的,但洛瞳为了给她失明病重的母亲治病,误打误撞跑到青渊山采药,她本就是水灵根,是难得一见的天灵根,因为某种原因被封印资质,自然进得青渊山的结界了,又误打误撞和守山老头交好,入了青渊山做外门弟子。

南知意忍不住吐槽,可以说笨到一种境界了,那么大的凡人免入都没看到?

不过说是女主身上还有一层封印没解,作者也还没写到那。

唉算了,左右这是玛丽苏小白文。

因有封印压着,她尚且无法炼气。

那边又嚷嚷起来了,这种吃白饭的废物留着做什么?打死算了!

南知意:不不不你们言之过早,她很快就要越级打怪了,而且第一个怪就是我。

原著里面没有写她如何获救,只是说洛瞳经常被欺负,但是南知意此行是有目的而来的。

若洛瞳真按了原著走剧情,那她南知意岂不还是个炮灰?

南知意走了出去,你们做什么?青渊山内禁止私斗你们知道么?

那柳师姐仗着自己三灵根的资质和家中的势力,平时没少欺负人,但也没几个敢管的。

况且内门弟子通常也不会跑来外门。

洛瞳长的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偶尔也有几个替她出气的。

更何况她要有恩于洛瞳!

柳慧看也不看南知意身上的内门标配校服,你少管闲事!再嚷嚷连你一起打!

南知意呵呵一笑,是么?多亏原身的记忆和天赋,她也能顺利地运用这个世界的法术。

她试着捏了个决,一簇火苗就飞也似地向柳慧飞去,一把烧了她的头发。

啊啊——她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柳师姐!所有人皆是一惊。

南知意也惊了,感情系统才不是什么金手指,自己的手指才是金的啊!

她得意一笑,双手抱胸看戏。

她身边的人想帮她灭了火,却无奈这火根本扑不灭!

怎么办?这火灭不了!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笑话,你们那是灭火吗?那是扇风点火!

她懂得分寸,顶多让柳慧吃点苦头罢了。

眼看那柳慧的头发就要烧完了,南知意也正捏着决准备收回。

却不知哪里突然弹过几滴水珠,滋地一下灭了那火。

几滴水珠?!

南知意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带来的恶意。

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在这的人会是谁呢?南知意一回头,被泼了一脸冷水。

......她拨开额前湿漉漉的头发,妆有些花了,看起来挺狼狈的。

来人步伐高雅,一席白衣一尘不染。

白玉竖冠,墨发大多如瀑洒下,衣袂翩翩。

清逸出尘,满满的傲气,眼无风月,不识烟火。

看着那几乎完美的清冷五官,南知意脑子就突然闪过这么一串描写。

这这这不是那个冰块尊上,慕溯止么???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