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PP  Pro  ùù  ī

(全章节)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胖胖在线阅读

《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这本小说是由作者胖胖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平日里在军队发号施令惯了,就算他有意温和,但出口的声音还是有些生硬和凛冽。聂安双手不安的绞在一起,沉默的点头。这个弟弟相......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全章节)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总裁,夫人又被追求了胖胖在线阅读

平日里在军队发号施令惯了,就算他有意温和,但出口的声音还是有些生硬和凛冽。

聂安双手不安的绞在一起,沉默的点头。

这个弟弟相处这么长时间她还是摸清楚脾气的,温顺起来像只无害的小绵羊,可一旦固执起来,那就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那种。

如今,他认准了关牧洵和她的眼睛有关,无论她怎么去解释,他都觉着自己是在包庇关牧洵,所以,她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第二天聂长夜在她房间里收拾东西,结果却迎来了不速之客。

“有事?”

聂长夜斜眼看着门口的人,口气不善。

聂安看不见,只能凭着那人身上的香水味断定是昨天关牧洵带来的人,好像是娱乐部的总监,叫安妮。

“安总监,有事吗?”

安妮顾不上她是怎么认出她的,只是说明来意:“聂小姐,聂先生,我来是想和......”

“如果是说签约经纪公司的事,那你可以离开了,慢走不送。”聂长夜打断她的话,直接下了逐客令。

安妮,“......”什么鬼!

她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被赶走了?!

“安小姐,抱歉。”聂安有些尴尬的开口,“长夜昨晚没睡好,可能有些起床气,口气冲了些,您别和他一个小孩子计较。”

安妮抬手看表,好想说一句:快十一点了聂小姐,你弟弟的起床气实在是太严重了!该去医院看病了!

鉴于聂长夜的态度并不怎么好,所以安妮将他忽视,径直走到聂安面前,看到她在收拾东西,惊讶道:“聂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聂安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聂长夜道:“去哪也用不着和你交代吧?!”

“长夜!”聂安出声阻止,转而放轻了语气对安妮道,“抱歉,他从小无法无天惯了,安小姐别见怪。如果你这次来真的是为了签约的事,那还真是白跑一趟,我说过了,我只是路过,不久就会离开。”

“聂小姐,我们关氏的实力有目共睹,就算你出国,我们也一样能为你提供好的资源,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不习惯公司的约束。”

“可是......”

“好了安小姐,”聂安打断她,“多少明星钢琴家都想签约关氏,任何一个都比我的条件优秀,也能为你们公司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安小姐何必执着与我?”

安妮抿了抿唇,没敢说:就因为你是盲人,所以经过包装之后才会有更大的利益!

这样说的话太伤人了。

同样身为女人,她能看的出聂安的眼睛在未失明前是多么美,以前是多么流光溢彩,如今就多么黯淡无光,她应该很难过的......

安妮从酒店离开,打电话约钟杨在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馆见面,她有些问题要问清楚。

钟杨到的时候抬手看了看表,“二十分钟时间,有什么话快说,Bo两天没睡,刚在休息室躺下休息一会,我怕他一会醒了找我。”

“你先坐下,我就问一些关于聂安的事。”

“聂安?”钟杨眸光闪了闪,“她能有什么事需要你问我的啊?”

“你少贫!昨天Bo和她一见面气氛就不对,最后你还把我拖走给他们制造独处的空间。你难道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很怪异吗?”

钟杨哑口无言,坐下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道:“你问吧,能说的我说,不能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他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安妮在娱乐界混,有些事,就算他不说,她只要用心,一样能查出来。

“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行。”

安妮来关氏上班三年,大Bo清心寡欲,从未见过对哪个女人上心的,连自己亲妹妹都是冷脸相待,可偏偏对聂安......

那天在台下,他第一次见到大Bo情绪外露,盯着聂安的眼里似乎全是恨意,可在酒店的时候,眼里又是一闪而过的柔情......

钟杨拿出手机摆弄几下,递给安妮,后者接过看完之后道:“这不是关家出车祸死去的三小姐吗?当年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你给我看这个干吗?”

钟杨不动声色的白她一眼,“知道关家三小姐是怎么来的吗?”

“关家打着慈善的名义收养来的,不过外界不是传三小姐很受宠吗?”

“这不是重点!你再想想,看还有什么是关于她的。”

安妮撑着脑袋想了想,“还能有什么?关家把这个三小姐保护的太好,这么多年连个名字都不知道,要不是二爷之后现场承认,谁知道死的是他妹妹!哎......不对!”安妮狐疑地看他,“我让你说二爷和聂安,你提已故的三小姐干嘛?”

钟杨没急着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的说道:“三小姐刚上高一那一年,我和二爷去接她放学,见过她一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灵动得很,可如今......”

安妮瞬间明了,张大了嘴巴,半天发不出声音。

钟杨抽回手机,淡淡道:“别惊讶,聂安,的确是‘已经死去’的关家三小姐,关若源。”

聂家之前一直在江苏,两年前刚搬到京都,别墅装修一应按照老宅的风格,为了聂安行动方便。

别墅在海边,两面临海,一面靠山,环境清幽的很。

聂长夜驱车进门,就看见老爷子一身黑色宽松的衣衫套在身上,手提着毛笔在宣纸上写字,颇有一副老学者的模样。

明明那双手前七十年握着的一直是枪杆子,如今握起笔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聂长夜把车停在车库,扶着聂安来到老爷子身边。

聂老爷子练的专心,笔锋转动,写出来的字苍劲有力,底气雄厚。

聂长夜“啧啧”两声,“爷爷啊,你知道你的作品被记者拍到,上了新闻之后,那些书法专家们怎么说吗?他们说,这字可是写的连初学者都不如啊!”

“砰!”老爷子撂下笔,抓起身边的拐杖打在了聂长夜的腿上,“你小子怎么说话呢!”

“爷爷!”聂长夜吃痛地揉着腿,“你看我把四姐带回来你也不夸夸我,竟然还打我!”

“哼!”老爷子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身后淡笑的聂安,“这小子该打!”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