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Ů  as

偏执疼宠分享免费全集完本在线-汪忻季明玦小说阅读

偏执疼宠小说全文主角是汪忻季明玦,呜诗文学强烈推荐您阅读,汪忻季明玦小说文笔老练,本文是偏执疼宠分享下载小说无删减,汪忻鼻尖有一颗小痣,长在翘翘的鼻头,奶油样的皮肤上,显的可口极了季明玦从小就想亲想咬,却不敢因为汪忻是大院里面最受宠的姑娘,所有人眼里的小公主而季明玦自小就是有
 

第9章 她心疼
办公室里一大堆人闹哄哄的说话,听到小姑娘清亮的声音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季家人登时都是一愣。
“忻忻?”季东城被眼前这一团乱麻弄的烦躁不堪,额上都见汗了。他忙问:“你怎么来了?”
季家的几个男孩见到汪忻都是眼前一亮,奈何班主任在背后不敢造次,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穿着校服白净可爱的小姑娘,她细嫩的声线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站在门口脆生生的说:“三叔叔五叔叔,我来找明言哥哥!”
所有人都在看她,除了嘴角破了脸上有血迹的季明玦。汪忻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阻止自己不要去给季明玦擦脸的,她知道自己现在更应该做的是把季明言他们带走。
季家这些哥哥不在这里恶语相向的话,季明玦肯定会好一点。之前那个初二的女生都说了,明玦哥哥的成绩好,老师不舍得为难他的。
“汪忻啊,你找人怎么找到老师办公室来了?”岑老师皱眉看她。
“忻忻是我们的小妹妹!”季家的人最为护犊子,季明尘带着几个弟弟嘻嘻哈哈的就跑到门口去了,扬声喊道:“老师,我们先吃口饭去,一会儿上课了!”
——这一群混小子!岑老师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心想着富二代家庭出身的孩子就是这般桀骜,成天惹事儿!一个个的还不如季明玦这个学习好也不爱咋呼的私生子呢!
岑老师想着,有些可惜的看了一眼唯一没有跑出去的男孩,然而他诧异的发现,季明玦的脸色却不知道为什么比刚刚那几个熊孩子在这儿的时候还要难看。一双漆黑的眼睛里仿佛凝聚着烈火冰河般的怒意一般,阴沉的瞪着刚刚他们跑走的方向。
“呃,老师。”自家儿子走了,季东擎连忙开口给三哥季东城一个台阶下:“都是孩子们之间的打打闹闹,就这么算了吧。”
“对,老师,你多担待一些。”季东城说着,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的季明玦。感觉心里更恼了,他忍不住大骂道:“你***上初中以来都跟你弟弟打了多少次了?能不能有点大小?!”
弟弟?季明玦听到这个称呼,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
他这眉梢眼角都写着讽刺的态度更是激怒了季东城,心想着自己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弄了这么个野种出来,当即大喊道:“你不服气是不是?!你这个小畜生!从上初中开始我和你五叔都因为你跑了学校多少趟了?!”
季明玦一向如同顽石一样的心情在汪忻出现后就像着了魔似的烦躁不堪,几乎连最起码的冷静都保持不住了,他忍不住冷冷的反击季东城:“我没让你来。”
“你、你说什么?”季东城一愣,随即重重的一拍桌子:“反了你了是不是?!你给我再说一遍!”
“我说,你可以不来。”少年漆黑的眼睛里是毫无温度的冷,扫过季东城和季东擎的视线居然让两个中年人都怔了一下:“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没关系。”
“另外,叫季家那几个少爷少惹我。”季明玦轻笑了一声,定定的看着季东城:“要不然下次戳在他们身上的就不是圆规了。”
“未成年人杀人不犯法,我可不在乎你们季家的面子。”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季明玦此时此刻,宁可违背自己母亲的遗愿跟季家鱼死网破,也不愿意在低着背脊苟且偷生的窝囊做人。
他做错什么了?他到底做错什么了呢?他不过就是有一个人渣一样的父亲罢了。
“呵,三哥,你这儿子倒真是伶牙俐齿。”两个季家的男人和岑老师都被少年这一席话惊到了,哑然半天季东擎才抱肩冷笑着开口:“以前真没看出来。”
以前的季明玦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偶尔被季东城带到季家大院,也从来不会被允许进门。他从来都只能站在门外,一言不发,像只用沉默自保的小兽一样,唯有一双漆黑的眼睛是凶狠且不屑的。
就是因为他的这种眼神,季家的那些少爷们才最乐意欺负他,乐此不疲的仗着人多打他。一个私生子,凭什么有这样的眼神?难不成还是这个世界欠了你么?
季家的所有人,从小辈到长辈都是这么想的。没人关心季明玦作为一个人的思想,因为季明玦是一个污点,谁会关心一个污点的心路历程呢。
直至今日,季东城才第一次发现,他完完全全不了解他这个儿子,这个私生子。
“季明玦,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岑老师连忙心惊胆战的接过话茬,皱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什么杀不杀的,你还是个学生,怎么会有这么激进的想法?赶紧回去上课吧!”
岑老师瞄了一眼季家的两个男人面色不善,随便说两句话就连忙把季明玦打发走了——反正打架的两个孩子家长是兄弟,又互相不追究,那这件事本来就很容易解决。
季明玦是第一次在季家人面前流露出浑身的锋芒,他一眼都没看季东城,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季东城气的脸色发白,直到回去的一路都没缓过来,尤其是季东擎还在他耳边一直絮絮叨叨的抱怨:“三哥,我说那***是怎么回事儿?打人还有理了?”
“呵,就应该让他转学,跟明言在一个班级天天对着看,能不打起来才怪!”
“我说三哥,明言和明贺被那野种可打了不少次了,下次三叔再问起来,我可不能......”
“闭嘴!你他妈别火上浇油了?”季东城忍无可忍的打断他,声音带着无法压制的愤怒。
“我火上浇油?”季东擎也来气了。冷笑道:“三哥,你知道你家那野种也在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应该帮他转学,要不然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
“行了别说了!”季东城犹自沉浸在被一个垃圾私生子驳了面子的懊恼中,气急败坏的说:“我联系其他学校让他走,可以了吧!”
“呵,就怕现在人家根本不听你的。”季东擎不客气的嘲笑:“我看那***那德行,恐怕不是三哥你能管得了的。”
“你什么意思?”季东城面色一沉:“你是说我还管不了他了?”
季东擎无奈的一耸肩:“那你去管。”
季东城闻言咬了咬牙,不自觉的把本来就抓紧的方向盘攥的更紧。
……
“忻忻!忻忻!”
从办公室出来后,汪忻本来和颜悦色的小脸就一沉,完全不理几个少年,头也不回的离开。季家的三个少年都吓了一跳,由于眼看着快要上课,初三的两个哥哥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也只能回去班级。只有季明言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追了上去,边追边叫:“你等等我啊!”
少年到底是个高腿长,三两步就追上汪忻挡在她面前。结果就看到小姑娘后退两步,眼眶红红的瞪着他——
“忻、忻忻。”季明言吓的心头‘咯噔’一声,磕磕巴巴的问:“你、你怎么了?”
汪忻两只小手握成拳,忍无可忍的大吼:“明言哥!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人!!!”
“欺负人?”这还是乖巧可爱的汪忻从小到大第一次跟他发火,季明言一愣:“你是说那个***?”
“明言哥,你比我还大一岁,整天******的在嘴边叫着,不觉得很幼稚么?!”汪忻一双大眼睛瞪着他,冒着火光的亮晶晶让季明言莫名有些惶恐,呆呆的听着他说:“在课堂上打架,欺负同学觉得很光荣么?!”
“他、他也打我了!”季明言委屈巴巴的伸出手给汪忻看他手上血迹干涸的伤口,不服气的说:“这还是他用圆规给我划的呢!再说了!大哥说他是破坏我们家名誉的污点,我们打他又怎么了?!”
男孩子比女孩子成熟懂事的稍晚一些是真的,十三岁的姑娘已经明白事理了,十四岁的男孩还以欺负别人为豪。
汪忻被季明言理直气壮的言论气的直跺脚,藏在心里的话噼里啪啦的脱口而出:“什么污点!出生在哪里是他可以自己选择的么?你为什么不去怪三叔叔?!”
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季明言说这样的话,一向桀骜惯了的天之骄子完全被喊蒙了,呆呆的看着汪忻。他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思想都是季明玦母亲勾引三叔,给他们赫赫有名的季家制造了一个被外人鄙视,嘲笑的赫赫有名的污点。
所有人都讨厌污点,讨厌那个垃圾。他也不会例外,自小就跟着哥哥们一起欺负季明玦,辱骂嘲笑他,在他们季家人看来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他们季家的污点跟季明玦无关。
“明言哥哥。”汪忻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下来:“你如果再随便欺负别人的话,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
汪忻说完,扔下一脸懵逼的呆站在原地的季明言,转身就原路跑了回去。
汪忻两条细长的腿跑起来很快,只感觉脸颊两侧都有被她迅速的动作带起来的微风徐徐飘过,暂时抚慰了她因为急躁和愤怒微红的脸蛋。
快,再快点。汪忻只想赶紧找到季明玦,‘蹬蹬’的跑上去刚刚走下来的楼梯,结果才走到拐弯处就差点撞上一道修长的人影——
“啊!”汪忻叫了一声,球鞋和光洁的地面立刻来了个急刹车,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小姑娘下意识的向后倒,腰间立刻被一只大手严严实实的搂住,差点被她撞到的男生牢牢的把她扶了起来。汪忻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双黑眼睛,小嘴不自觉的张开,呆呆的说:“明玦哥哥。”
两个人的碰触转瞬即逝,季明玦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就放开了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脸上的伤——
“别碰!”手腕却被小姑娘柔软的手抓住,汪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别碰伤口!等我给你找个创口贴。”
季明玦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声音喑哑:“你不是走了么?”
她不是跟着季家那群少爷一起走了么......她说她是来找季明言的。季明玦心里猛的又翻滚上来一阵灼烧感,跟刚才见到她那一刻的感觉一样刺痛发麻。
一年没见到汪忻,季明玦发现自己自认为冷硬的心脏还是很容易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影响,还来不及欣喜,转念就失魂落魄。
“明言哥哥他们骂你,我就把他们骗出去了。”汪忻皱了皱鼻子,歪头娇俏的一笑:“小哥哥,咱们终于可以在一个学校一起上学啦!”
她在季明玦面前总是想笑,一是因为开心,二是因为季明玦的表情总是太冷酷,太生硬。那双眼睛里永远是亘古不变的冷漠,但偶尔看向她的时候泛起的丝丝涟漪让汪忻知道——其实小哥哥是个好人。
他只是......生活的太委屈了。于是汪忻不自觉的就笑,希望能感染他让他开心一点,哪怕一点点也好。
初一初二的午休时间不像初三那么短,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上课时间。汪忻拉着季明玦去了学校旁边的小超市买了创口贴,还细心的带上了消毒水和棉签。
“小哥哥,可能有点疼。”坐在超市门口的长椅上,汪忻拿着蘸着消毒水后变紫的面前,有些忐忑的提醒着面无表情的少年:“你忍忍哦。”
她馨香的呼吸近在咫尺的打在脸上,季明玦觉得有点痒,他不自觉的咳嗽了一下,硬生生的点了点头:“嗯。”
其实蘸着消毒水的棉签被小姑娘轻柔的涂在脸上一点点也不疼,对于季明玦这种一向能忍疼痛的人,甚至连麻麻的刺感都没有感觉到。但是汪忻紧张自己的神色却让季明玦极为受用,看着小姑娘长长的睫毛都紧张的发颤,季明玦不自觉的心中一暖。
“呼,终于好了。”汪忻细致的帮季明玦嘴角的伤消过毒后,如释重负的贴上创口贴,侧头欣赏了脸上负伤的季明玦半晌她才笑眯眯的说:“小哥哥,你这样也很帅!”
季明玦忍不住微微动了下嘴角,弧度却不像是在笑——所有人都怕他,怕他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在季家兄弟的带领下嘲笑他是个脸上有疤的怪物。也只有汪忻这种小傻瓜,才会总是说他帅。
“小哥哥。”汪忻想起季明言给自己展示的伤口,忍不住问:“你和明言哥哥为什么要打架呀?”
季明玦神色一僵,简短的答:“没什么原因。”
其实真的没什么,他一年前入学的第一天,在发现同班级学生里有季明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三年来过的不会消停了。在季家几个兄弟的带领下,很快的,大多数学生包括老师都知道他是个私生子的传言了。
在班级里,他被所有人孤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季明玦无聊到只能学习,一不小心学成了年级第一,也要被所有人针对。去公共洗手间,会被幼稚的学生堵在厕所,走在路上,甚至还会被陌生的人扔纸团。就连去食堂,都会被人弄脏了饭菜。
季家那几个少爷的手段仿佛一下子扩散到了全校,季明玦恍惚间觉得一下子又回到了七年前那段暗无天日的生活。被无休无止的谩骂毒打,像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一样。
只是这次,就连妈妈也不在他身边了。
但季明玦用来反抗的拳头,却早就不像六七岁的时候那么稚弱。谁敢欺负他,他只会让对方更疼。和季明言的打架,在班级里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这次也只不过是他再一次面对季明言的挑衅,面无表情的用圆规划破了他手背,听着季明言的大叫痛呼声,季明玦觉得非常爽快。

偏执疼宠全文阅读

第10章 求你了
季明玦在听到季家那些少爷的痛呼声时,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总是被他们按在地上,用壁纸刀划破手背的场景,不同的是那时候的他无能为力,只能任人欺凌罢了。所以说长大多好啊,长大了,别人想欺负你就没那么容易了。
汪忻没得到季明玦的回答也无所谓,她很快又分散了注意力,叽叽喳喳的跟季明玦抱怨:“小哥哥,后来我去四小找了你好多次都没见到你,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在哪个班级呢?”
季明玦:“......”
“不过也没关系,我还是见到你了呀,唔......到时间了。”汪忻看了眼快到上课时间了,有些遗憾的笑着站了起来,期待的看着他:“小哥哥,我们明天中午一起去食堂吧!”
季明玦沉默半晌,缓缓的摇了摇头。他不能让汪忻跟他一起吃饭,她不知道自己是被全校针对的垃圾,离她太近,会害了她的。
“......为什么?”汪忻有些失落的咬着嘴唇看他:“你约了别人么?”
“没有。”季明玦下意识的否认,又补充:“我习惯自己吃饭。”
“自己吃饭多无聊呀。”汪忻喃喃的说,一双水眸不安的看着他:“小哥哥,你别躲着我了好不好?”
季明玦一怔。
“求你了。”
季明玦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依旧沉默不语。
“我讨厌你!”汪忻终于被他的沉默激怒,眼圈微红的冲着季明玦喊:“我讨厌每次见你一面,下一面就要等好几年!小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要一直躲着我么?!”
小姑娘在他面前第一次坦诚的说出自己的害怕担忧,她怕季明玦讨厌自己。然而说完了汪忻又胆怯了,她在季明玦错愕的目光中惊慌的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时咬了咬唇,懊恼的跑走了。
自己真的对她很过分么?季明玦看着她娇小的背影跑走,有些茫然的想着。但是他只是不想让汪忻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别的同学鄙视啊,每个跟他沾边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的。
......
汪忻失魂落魄的回到班级座位,就被黎优优抓了过去,后者因为汪忻在食堂的发火都惊呆了,连连发问:“忻忻!你为什么生气呀?你连饭都没吃呢就跑了,你到哪里去了?”
“我、我不是故意发火。”汪忻小声嘟囔了一句:“是那两个姐姐胡说八道。”
遇到自己不确定的事情不要乱说话,这是汪忻从小学到的基本礼貌。而那两个女生根本不了解季明玦,却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使劲儿侮辱他。
“切,你管人家呢。”黎优优无语了:“拜托,那两个人可是学姐,忻忻你胆子也太大了!”
汪忻不服气的说:“学姐也不能胡说八道。”
“你干嘛这么生气?”黎优优大眼睛一转,不解的问:“难道你认识他们说的那两个男生么?”
“认识的。”汪忻点头,坦白交代:“他们是我邻居家的哥哥。”
“哇!”黎优优惊呆了,立刻八卦:“那她们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么?那个私生子......”
“才不是!”汪忻有些愠怒的打断她:“明玦哥哥人可好了,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那些抨击季明玦的人,根本就是人云亦云。黎优优非常相信品学兼优还漂亮的小仙女忻忻,当即就是毫不犹豫的一点头,顺着她的话说:“嗯!忻忻不会骗人,肯定是那两个女生胡说八道!”
但等她之后无意中见到传说中腥风血雨的私生子季明玦本人,隔着十米开外,她就被季明玦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生冷肃杀气势震到了——这怎么看也不像忻忻说的‘人可好了’啊!黎优优顿时已有一种深深收到欺骗了的感觉。
然而现在,她还是信汪忻的。
第二天中午,汪忻去食堂的一路都有些惴惴不安的期待着。虽然昨天季明玦拒绝了她一起吃饭的请求,但万一他去了呢?自己还是可以不请自来的坐在他对面嘛!
结果还没等***呢,就被突然出现的季家三兄弟截了个正着——
“忻忻,可算抓到你了!”季明贺拦住她兴致勃勃的说:“你昨天怎么跑的那么快呀?”
季明尘:“就是就是,走吧,哥哥们带你出去吃饭。”
季明言没说话,一脸神游天外的呆滞模样,季明贺于是帮他说了一句:“欣欣你别理他,这小子不知道怎么了,从昨天到现在都这一副像是被谁***了的样子。”
“那个,明贺哥哥。”汪忻指了指距离还有一百米左右的食堂:“我要去食堂。”
“食堂?!”季明贺不敢置信的盯着她,不屑的撇了撇嘴:“食堂的饭菜喂我家阿才它都不稀罕吃!根本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是猪食!走走走,我带你出去吃。”
“......可是我都吃一个月了。”汪忻抿了抿唇:“我就要去。”
“那好吧。”季明尘对于吃食其实没那么挑剔,反倒想和许久不见的邻居家小妹妹呆一会儿,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那就去食堂吧。”
满是挑剔不情不愿的季明贺和神游天外的季明言也只好跟了上去。
初中的学校里很多都是季明贺这种不愿意吃‘猪食’的学生,并没有高中大学时那种人头挤挤排队打饭的盛况,学生并不是很多。所以汪忻***下意识的寻摸了一圈,就看到了季明玦那道坐在角落里的清瘦身影。
他面前放着一份未动的饭菜,看起来像是在等人的模样?小哥哥在等谁?会是等自己么?
汪忻眼前一亮,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但脚下动了两步就听到季明贺的抱怨声,她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糟糕,她现在旁边是跟着季家的三位哥哥的。要是被小哥哥撞上了,他们肯定又要吵起来,然后小哥哥肯定又会伤心难过的,说不定还会受伤呢。
思及于此,汪忻只好遗憾的叹了口气回头对着季明贺说:“明贺哥哥,咱们出去吃吧。”
不要让他们遇到才是最要紧。
然而她说的可能已经晚了,因为汪忻看到季明贺和季明尘本来漫不经心的眼神定在不远处的一个点,骤然变得阴沉玩味了起来。
他们肯定是看到季明玦了!汪忻心中咯噔一声,连忙拉住季明贺的胳膊:“明贺哥哥!”
“让开。”然而季明贺从小跟季明玦作对到大,可以说是天生招人厌的死对头,他一见到季明玦就理智全无,立刻***的甩开汪忻拉着她的手——
“呃。”汪忻被他重重的甩到旁边的铁椅子上,腰身立刻磕的生疼,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皱起眉头。
然后下一秒汪忻就感到眼前一花,一道凌厉的风声伴随着季明贺的哀嚎,是季明玦忽然冲过来把他重重的打翻在地的场景。
“我艹!”在周围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中,季明贺只感觉丢人丢大发了。他捂着自己疼的发麻的半张脸,瞠目欲裂的瞪着居然敢主动动手的季明玦:“你个畜生!你他妈疯了吧!”

小说资源推荐

小说资源《偏执疼宠》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资源,偏执疼宠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小说资源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