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747  haobc  Ů  as

小娇软全章节分享无删减在线完整版-阮娇陆崇小说阅读

小娇软小说全文主角是阮娇陆崇,呜诗文学强烈推荐您阅读,阮娇陆崇小说文笔老练,本文是小娇软txt无删减小说资源,燕王陆崇十四岁上战场,数年来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军功。到了二十二岁这年,已经是功名赫赫。宫中诸贵人对其是既忌惮又想拉拢,借以送美人的名义,送了好些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想着今儿和阮氏同乘入宫,为了不显得年龄差距那么大,平素喜好暗色系衣袍的燕王今儿特意选了件浅色系的。却没想到,他把自己往嫩里装扮,这阮氏也是把自己往嫩里装扮。
等于他今天的心思白费了,脸色能好看吗?
阮娇个子矮矮的,哪怕脚下蹬了双厚底的鞋子给她增了点个儿,个头也只是才勉强到王爷的胸口。阮娇站在他面前,都得仰着脑袋才能看到他眼睛。
不过她知道自己过两年就会抽条长高,所以倒也不太在意。
“王爷,马车备好了,正候在府外。”曹万全小跑过来禀告。
燕王这才收回打量面前女子的目光,一边走一边问:“秋冬两季的衣裳,府里没让绣娘给你做?”
“做了啊。”阮娇紧紧跟在他身侧,闻声一脸懵,不知他为何这样问。
燕王:“既是有更好看的衣裳,为什么要穿这件?”
阮娇不知道自己惹怒他的点在哪儿,只能委屈说:“这件不好看吗?”阮娇自己是觉得这身打扮很美,哪怕入宫去,也是不会给王爷丢脸的。
但见王爷的意思,似乎是嫌她这身不好看?
燕王道:“你过完年就十四了,这身衣裳过于稚气,不符合你的年纪。”
见原因在这里,阮娇笑着解释道:“民女过完年虚十四,现在还没过年,民女才虚十三。而且民女生日小,在腊月里,所以,其实民女现在还不满十二周,过几天才满十二周岁。”
燕王觉得这个话题实在聊不下去了,识趣的果断结束掉,只冷冰冰扔过来一个字:“嗯。”
高傲冷漠,绝不表现出半点他在意自己年纪的样子。
偏阮娇不明白他在意的是什么,见他忽然不说话了,她努力又找了话题道:“其实我爹我娘成亲早,他们同岁,我娘十五就怀了我,十六生的我。我爹我娘要是还活着的话,他们现在也才二十八岁。”
才二十八岁,也就比他大六岁。论起来,他这岁数倒的确和她父母靠得更近一些。
燕王不想再听这些,生硬转了话头问:“这两天字练得怎么样?”
他话题转得太快,阮娇默了会儿,才回说:“有很认真在练。”
燕王说:“你起步晚,要更勤奋些才行。本王车上有笔墨纸砚,一会上了车,你继续练,本王看着。”
“哦。”阮娇应下。
燕王不是说着玩的,他车上的确搁了有笔墨纸砚。上了马车后,燕王拿了纸笔来,又拿了份字帖,让阮娇临摹字帖。
阮娇老老实实坐在他身边,安安静静临着字帖上的字。马车虽行得快,但因马车大,走得倒算稳,阮娇临起字来,也不会十分困难。
其实前世她在王爷的督促下,字已经由最初的狗爬练得十分娟秀了。只不过,如今她才入王府没多久,也得藏拙些,不然会惹人怀疑。所以,明明可以写出更好看的字来,但阮娇只能故意把字写得很难看。
燕王坐在一边看着她那比狗爬好不了多少的字,眉心深深拧起。看了看字,又看了看人,实在看不下去,最后索性闭目养神起来,不看了。
见王爷没了再收阮氏为义女的意思后,秦侧妃在许庶妃的怂恿下入宫找了皇后。皇后是秦侧妃堂姑,二人一个阵营的,秦侧妃的话,皇后自然会过心。所以,这几日,皇后寻机会去皇上那里坐了坐,顺便提了燕王府的事。
又提到了阮氏,皇后再把燕王打算收阮氏为义女的事儿说了,然后大赞燕王,说他重情重义,能真把一个普通士兵的女儿接入王府来,当成自己人待。最后,再表示她身为皇后自己也想出一份力,想见见这阮氏,再赏她点东西聊表心意。
这一切前期准备做好后,皇后这才差人去燕王府送了话。
只是她没想到,陪着阮氏入宫来的不是秦侧妃,而竟然是燕王本人。
燕王带着阮娇入宫的时候,皇后已经拐了德妃一起去了皇上的勤政殿。御前大总管***禀告,得了皇上准许后,这才出来对燕王说:“燕王殿下,皇上叫您***呢。”
燕王点头,大步往殿内走,阮娇紧紧跟在他身后。
二人***的时候,皇后几人正在说笑。燕王抱手一一给皇上皇后和德妃请安,阮娇跪了下来,给三位贵人磕头。
“民女给皇上磕头,给娘娘们磕头。”
“这丫头长得可真好看,皇上,快叫她起身吧。”皇后十分热心。
皇上笑着:“起来吧。”又喊人端凳子来,给燕王赐坐。
燕王坐在了德妃下手边,阮娇起身后,站在了燕王身侧。为显礼貌,她半垂着脑袋,不看任何人。
皇上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虽眉眼慈爱,但毕竟九五至尊,身上天家贵胄的王者之气还是很浓厚的。他笑着上下将人打量一番后,问燕王:“听皇后说,你要收她做义女?”
燕王道:“儿臣的确有过这个意思,不过,后来想了想,深觉不妥。她父亲刚去世,她还在孝中,这种时候再认别人为父不合适。”
皇后看了皇上一眼,亲手递了瓣橘子过去后,正要适时开口说几句,却听那边燕王又道:“何况,儿臣年纪轻,如今又还没迎娶正妃,就这样先认个女儿,怕也不好。”
皇后僵笑一下,终于忍不住道:“老七这般英姿,又是皇子亲王,还怕认了个闺女后没人肯嫁给你?皇上,臣妾倒觉得,老七担心的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又说,“瞧这丫头,长得多讨人喜欢,臣妾看着心里就高兴。”又问阮娇,“今年多大了?”
阮娇垂着脑袋回答:“回皇后娘娘的话,民女虚十三了。”
“十三岁,和咱们皇长孙一般大。”皇长孙是东宫太子的嫡长子,今年也是虚十三岁,皇后似乎挺高兴,又问阮娇,“几月里生的?”
阮娇如实答:“腊月里。”
皇后:“皇长孙是春天的生辰,那你比皇长孙小。”又故意说,“以后遇到了,你怕还得称他一声兄长。”
阮娇毕竟前世多活了几年的,身为燕王府的义女,她也没少入宫请安。所以,有些规矩,她还是很懂的。
皇长孙,何等尊贵的身份,她一介布衣,又怎敢与其称兄道妹。
所以阮娇忙跪下来说:“民女不敢。”
其实有没有燕王府干姑娘这一身份,阮娇都无所谓的。她之所以前段时间那般坚定缠着王爷说要给他做女儿,不过是因为她觉得王爷有那份心罢了。她不是想给王爷做女儿,她只是想做让王爷高兴的事情。
可现在明显王爷已经没那个意思了,阮娇是识趣之人,自然主动摆明自己的态度。
阮娇跪在燕王腿边,一本正经的严肃说:“民女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不敢高攀富贵,王爷待民女已经十分好了,民女不想再有奢望。王爷说的对,王爷到现在还没娶媳妇呢,若不明不白收了个女儿,怕外面人会对王爷说三道四,怀疑民女其实是王爷私生女,这样对王爷不好。”
“王爷待民女这么好,民女是有感恩之心的。对王爷不好的事情,民女万万不愿做。”
阮娇一番话,说的娇憨憨的,但也的确有几分道理。反正,皇后的嘴是被堵上了。人家两个一唱一和的,明显都不愿意,难道要她强按头吗?皇后脸色稍变了些,没之前热情了,不再说话,只顾低头给皇上剥桔子吃。
这回轮到德妃高兴了,她笑着夸阮娇说:“这丫头,虽是生在民间长在民间,但倒是个通透懂事的。皇上,臣妾也喜欢她。”
皇上颇有兴趣问阮娇:“若是你做了老七的义女,你可就是燕王府的姑娘,身份尊贵。日后锦衣玉食自然少不了,而且,等你再大点,亲事也好说/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自己倒给推了?”
阮娇道:“民女的娘从小教育民女,做人要知足常乐,不能太自私。王爷待民女恩重如山,民女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败坏王爷声誉。”
“是个好孩子。”德妃称赞,又看向皇后问,“皇后娘娘觉得呢?”
皇后笑:“自然,是个好孩子。她和她爹一样,是个重情义的。”
这件事说到这里为止,也算有了定论,就这么算是过去了。皇后心中不是太***,起身告辞说:“皇上,老五今儿进宫,怕是一会儿要到了,臣妾就先退下。”五皇子齐王殿下是皇后娘娘的第二个儿子,皇后共有两个儿子,二皇子魏王和五皇子齐王。
皇上没留,让她走了。
“老七,既是进宫了,今儿就好好陪陪你母妃。”又握了握德妃手,皇上温柔对德妃道,“老七对朕是孝顺了,这些年来,一直替朕分忧。可是对你,却是没尽到身为儿子该尽的责任。日后便叫他常入宫,好好陪陪你。”
德妃眼睛忽然红了,她忙背过脸去,悄悄捏帕子擦了擦眼角后,才回头挤出笑道:“臣妾多谢皇上体恤。”
燕王也起身抱手谢恩道:“儿臣多谢父皇。”
皇上眉眼温和唇角含笑,垂着目光看向依旧低着脑袋跪在一边的阮娇,说:“你也不必跪着了,起来吧。”
“多谢皇上。”阮娇谢恩。
王府里娇生惯养了这些日子,人倒是养得娇气了。不过才跪了一小会儿,腿就麻了,踉踉跄跄的站不稳,软娇娇的身子朝身边男人身上歪了去。

小娇软全文阅读

阮娇深知现在和王爷的感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她哪里敢。可双腿麻了,身子不听自己使唤,她也很无奈。
若是在自己家里,燕王不会扶她,会由着她歪倒在自己怀里,然后等着看她怎么收场。但现在不一样,这是在宫里,在父皇面前,他做不到坐视不理。
所以,在人还没靠上他的时候,他已经先伸手将人扶住了。手掐着人大臂,助她先站稳,之后又收回手。动作快,又隐蔽,皇上和德妃都没瞧见。
“多谢殿下。”阮娇虚惊一场,小声悄悄和他道谢。
燕王没回应。
阮娇悄悄仰头打量他,看到的,也只是男人英俊的侧脸和坚毅的下巴。她撅了撅嘴,又把脑袋垂了下来。
德妃和皇上请安告辞后,阮娇就跟在他们母子身边一道往德妃寝宫去。德妃住在锦绣宫,离皇上办公的勤政殿不算最近,但也不远。
阮娇对锦绣宫不陌生,对德妃身边的女官也不陌生。甚至,哪一个是什么样的性格,她都一一了如指掌,所以,和她们打起交道来,也十分得心应手。
前世的时候,她常入宫来陪伴德妃,德妃挺喜欢她的,拿她当自己人看。
燕王母子有体己话说,阮娇识趣的不跟上去,就一个人呆在一边。德妃近身伺候的宫婢五月端了好吃的点心来给她吃,阮娇生了一张天生好想与的脸,有些憨憨的可爱,是那种乖巧惹人疼的长相,虽是这一世的初次见面,但德妃宫里的人都挺喜欢她的。
热茶热水的招呼着,阮娇也不尴尬。
德妃喊了燕王到一边去说话:“皇后想插手你王府里的事,她有自己的盘算。想必,你府里的秦侧妃进宫和她说了什么。你府里如今只有侧妃,没有正妃,皇后和贵妃二人想来谁都不会善罢甘休。她们都想拉拢你,可是崇儿,娘只希望你娶一个你自己真心喜欢的。”
德妃很担忧儿子的婚姻,这些日子来,没一夜睡得好的。
“如今外面战事已休,你又不小了,你的亲事自己可得抓点紧。娘无能,不能帮衬你太多,凡事还得靠你自己。”
“母妃无需为孩儿挂心,凡事孩儿心中有数。”在自己生母德妃面前,燕王敛了身上那股子清傲劲儿,十分孝顺恭谨。
德妃就这么一个儿子,难免是要事事挂心的。可她能做的有限,且儿子本事,她对儿子依赖更多。
“娘是相信你的,你心中有数,娘就放心了。”
德妃面色稍稍转好了些,目光朝不远处正老实坐着吃点心的阮娇探来,对燕王说:“这丫头也不小了,过完年都能说亲了。如今瞧着是一团稚气,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就一两年的功夫,就能长开了。她父亲既于你有恩,你好好待她是应该的,只是,凡事得有分寸,莫要落了口舌,说不清楚。”
阮氏什么时候抽条长成大姑娘模样,燕王心中再清楚不过。想着再过最多一两年她就要长成了前世那个对他虚情假意满嘴谎言伤他至深的女人,燕王心中有说不清的滋味。
“崇儿?”见儿子似乎走了神,德妃喊了他一声。
燕王这才应下道:“儿臣明白。”
德妃给了阮娇不少赏赐,都是一些金银玉器和一些绫罗绸缎。很快,皇后宫里的赏赐也送了来,皇后宫里的人才走,贵妃宫里的赏赐也来了。
皇后宫里,此刻秦侧妃也在。在皇后面前,秦侧妃从不吝啬说贵妃的坏话。
“见姑母您赏了那阮氏东西,贵妃立马也派人送了东西去,尽捡姑母您吃剩下的东西吃。”
皇后和贵妃都是跟着皇上一道从潜邸进宫来的,是皇上身边最早的一批老人。二人又是目前位份最高的,难免会事事较量攀比。皇后也不是多大气的,最喜欢听别人贬低贵妃抬高她。
“本宫是皇后,本宫不起头赏赐那阮氏,她敢越矩吗?”皇后讽笑。
“姑母说的对,姑母是国母,她不过只是妃位。妄想与姑母平起平坐,她也只能做做美梦了。”秦侧妃继续拍马屁,但却有些心不在焉。
皇后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不免提点道:“前几天才进的宫,今儿又巴巴跑本宫这里来,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侧妃,只要燕王一日不娶正妃,燕王府便一日由你做主。瑶玉,你要搞清楚你真正要对付的是谁,不要搞错了对象走冤枉路。”
秦侧妃恭敬应下:“侄女明白,侄女一直都有小心提防许庶妃。只是,王爷待阮氏太好了些,阮氏也不安分,她勾.引王爷。侄女……侄女容不下她。”
皇后嫌她蠢笨,白了她一眼道:“不过一个孤女,还是布衣出生,就算燕王真有收了她的心思,她也只能是最低位份的妾。你是侧妃,你何必自降身份与她计较?”
又说:“她爹毕竟救了燕王一命,不管燕王是不是看上她这个人了,你都必须对她好点。哪怕心里不想对她好,至少面子功夫要做足,只有这样,你才能得燕王欢心。”
“侄女知道,侄女也不是那种妒妇,容不下王爷有别人。只是,她生得太好了些,她父亲又救过王爷一命,侄女怕王爷会对她是真心的。”秦侧妃如实说。悄悄瞄了眼皇后,秦侧妃声音稍稍低了些道,“侄女只有真正得到王爷的心,这样的话,王爷才会真心站在姑母您和表兄这边。”
这句话倒是戳中了皇后的心,她费尽心机劝服皇上和德妃让她娘家侄女嫁给燕王,为的不就是彻底笼络燕王嘛。若燕王心不在瑶玉这儿,燕王府里莺莺燕燕的那么多,又如何能保证燕王会与她所出的二皇子一条心?
“原是想着你带那阮氏入宫的,在皇上面前本宫撺掇几句,好叫皇上下圣旨命燕王收阮氏为义女。燕王未娶正妃就先得了个闺女,怎么都是好说不好听的。这样一来,哪怕他是亲王,那些出身高贵的贵女也未必肯嫁他为妻。你如今是侧妃,只要他娶不到身份比你高的女子为正妃,这燕王妃之位,迟早是你的。”
“只可惜,燕王和德妃都没这个意思,皇上眼下又十分宠燕王,自然会顺着他的意思。”皇后沉叹,觉得十分可惜。
秦侧妃自然是很想做燕王正妃的,听皇后这一席话,心中也很有种功败垂成的惋惜感。
“这事不怪侄女,姑母您口谕下到王府的时候,王爷正好在家。按理说,这事该我领阮氏入宫拜见的,可王爷根本没提我,直接就差人去宣阮氏了。侄女也很无奈。”
“这么看来,燕王对你是半分信任都没有啊。”皇后有些失望,淡淡抬眉扫视秦侧妃。
秦侧妃着急,保证道:“请姑母放心,侄女不会让您失望的。”
皇后叮嘱:“不管怎样,不要针对阮氏,至少现在不要。”阮氏没背景,既不是贵妃那一头的,也不是太子那一头的,针对她没必要。相反的,既然她得老七的心,对她好,便是也能得老七的心。
“是,侄女谨记姑母教诲。”秦侧妃心中不太愿意,但嘴上还是应下来了。
阮娇随燕王一起留在了德妃宫里用午膳,用完午膳后,燕王母子又说了会儿话,阮娇还是自己一个人玩。差不多到了卯时,燕王才告辞。
临行前,德妃把阮娇叫了过去,拉着她手道:“你如今在这个世上没亲人了,以后就拿我们母子当亲人吧。也别怕,就把燕王府当自己家一样就行。”瞧了自己儿子一眼,德妃继续道,“你瞧他面冷,其实最是重情义,你爹既把你托给了他,他定会事事待你好。”
德妃是好人,阮娇很喜欢她。所以不管德妃说什么,阮娇都很认真的应承下来。
“以后你若是喜欢,常入宫来陪我。”德妃拍她手笑说。
阮娇应下了。
阮娇念着前世德妃对她的好,笑着说些讨好她的话:“民女也很喜欢娘娘,娘娘很漂亮很温柔,还很端庄。民女看到娘娘,就觉得像是看到了下凡的仙女一样。”
没人不喜欢听好话,德妃也不例外。被一个小女孩夸,德妃高兴得合不拢嘴。
而笔挺立在一边的燕王则只抬眸探了面前这个小女娃一眼,没说话。她的那张嘴有多甜,他是知道的,所以,才初次见面就能说这些话哄他母妃,他一点不意外。
在德妃宫里,燕王全程和阮娇没什么交流。但等出了宫,坐上了燕王府的马车后,燕王就开始和她“清算”了。
“今天在父皇面前,为什么说那样一番话?”马车才缓缓行驶起来,燕王就冷不丁开口问。
此刻燕王端坐首位,阮娇坐在侧边,离他稍微有些远。但马车总共就这么大,再远也不会远到哪里去。所以,在燕王这山一样高挺的身子映衬下,阮娇显得小小一团。
阮娇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不是王爷不愿意的吗?”她小声嘀咕,有些埋怨他此刻的态度。觉得她明明是帮了他忙,他却还这样跟自己说话,她有些委屈。
若说他之前生自己的气,那是因为她误解了他的好意,尚算情有可原。可现在呢?现在明明就是他自己也不愿意了,他却还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她就不愿意了。
再加上想到前世那个王爷对她的好来,一对比,她更是委屈。
一委屈,小脾气也有些上来了,说话带了刺儿:“反正王爷戏也演足了,名声也赚够了,反正现在宫里谁都知道王爷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王爷若是觉得民女累赘,不想管了,那民女就不赖着你。”
“我搬回去好了。”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小娇软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