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野蛮温柔全集全章节完本大结局-陈叙川傅嘉柔小说在线阅读

精选小说野蛮温柔全文讲述了一个关于陈叙川傅嘉柔的动人故事,接下来阅读野蛮温柔全章节分享完整版txt,清德七中出了名的乱。尽管傅嘉柔小心翼翼,却还是被盯上了。那人是高三的纪检队长陈叙川,眉眼薄冷,行事令人忌惮,左手总藏在黑色手套中,制住她问:跑什么
 

傅嘉柔站在原地,看着那人嚣张至极的背影,背对着她走开,头都不回,非常干脆。
似乎料定了她会追上去一样。
傅嘉柔挣扎了几秒,还是追过去了,“你说的,是那个金色的球吗?”
口罩上的那双眼睛,冷冷地瞥她,“不知道,认错人了。”
陈叙川步子迈得很大,腿很长,傅嘉柔需要小跑着才能跟跟上,她咬了咬牙,轻轻揪住他外套衣摆,“那个球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你找到了,可以请把它还给我吗?”
少女神情恳切,眼睛玻璃珠似的,清澈明亮。
他仿佛找到了新的乐趣,终于停下脚步,“所以呢,有你这样求人的?”
垂眸,视线落在她揪着自己衣摆的手上。
她松了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迫不得已道:“请求你把球还给我。”
她才发现,自己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个人,连他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陈叙川弯腰,平时她的眼睛,“如果把‘请’字去掉,会更好。”
傅嘉柔深吸一口气,“求你,把球还给我。”
“忍辱负重”了几分钟,对方把她的定制球扔到她怀中,傅嘉柔紧紧地搂着她的球,压住心中失而复得的喜悦以及如释重负,依旧不忘礼貌性说一句,“谢谢你,再见。”
应该说是再也不见。
“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中的?”走了几步后,她忍不住回头问。
“直觉。”陈叙川朝着远处一中校门看了眼,他曾经也在这里出入过无数次,穿着一中的校服,“胆子太小的,一般就是一中的学生。”
“……”她胆子很小吗。
“别叫我小皮球,我有名字。”陈叙川听见她说了一句,微风拂过她白色的裙角,一股栀子花香钻进鼻尖,萦绕着。
“知道了,小皮球。”
傅嘉柔不打算再同他说一句话,回头瞪了他一眼,直接上了刚拦下的出租车。
陈叙川本来打算直接离开,经过一中校门,他停下脚步,随后进了一中校园。
已经多久没有踏入这个地方了,建筑物没有任何变化,却蒙上了陌生又冰冷的色彩。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脚步却不自觉走向曾经最熟悉的路。
等反应过来,眼前的是一中最大的体育场,这个时间点依旧热闹。
红白跑道,他挥洒过汗水的地方,享受过荣光,最后黯然离场的地方,不过都是大梦一场空。
他摘下口罩,熟悉的塑胶跑道的气味,听觉也顿时随着变得更为灵敏,呐喊声,笑闹声涌来的同时,还有另一种声音也浮***面。
“别以为你爸捐了点钱给学校,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我们田径队没有你这种垃圾二世祖一样可以。”
“你们看到那个视频了吗,他有病就有病,不好好上医院看病,还来学校是想祸害谁?”
“像你这种人跟本不配当我们一中的学生,滚出我们学校吧。”
不知从哪http://zjtechexpo.cn/里冒出来的声音,牵扯住了他的脚步,陈叙川感觉喘不过气,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反抗这声音的出现。
这个地方一点也不值得留恋。
什么破地方,吵得他脑袋疼。
“同学!同学!”
陈叙川刚转身,便听见身后越来越急的脚步,他不耐烦地转身,黑沉沉的眼眸眯着,“什么事?”
沈希南被他那双眼睛震慑住了,愣在原地,眼前的人眼睛里都是戾气与不耐,“陈叙川师兄,你回来一中了?”
沈希南是一中田径队高二级学生,他刚刚正在进行训练时,忽然留意到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形,即使那人戴着口罩,直觉后告诉他,那就是陈叙川。
看到那人正脸之后,他没认错,只是那脸庞的神情太过冷漠,半分温和都无,全是冰渣子。
陈叙川没有和人叙旧的情怀,声音冷淡,“你谁,别挡路。”
沈希南瞧见他手臂上的青筋,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这个动作自然没有逃过陈叙川的眼睛,他嘴角挑起一抹笑,夹带着嘲讽。
“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沈希南
“别随便安辈分,我不是这里的学生。”陈叙川说着,把黑色口罩戴上。
这玩意儿果然不应该摘下来。
沈希南指了指不远处,绿色的跳高海绵垫放在那儿,边上站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男人,正在指挥着什么。
沈希南说:“高教练就在那里站着,师…你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见陈叙川站着没动,沈希南不怕死地朝着那边喊了声:“高教练!”
肩膀忽地被人捏住了,沈希南扭头,对上身后的那双眼睛,“别跟高教练说我来过,回去训练,别多嘴。”
说完,转身离开,沈希南顿觉肩膀疼,按摩了两下才缓解过来,他看着那个身影,在夕阳余晖中,冷峻又孤独。
“啪”一声,沈希南脑袋挨了巴掌。
“你这混小子,我说怎么跳着跳着给我跑了,原来是在这里偷懒!”高教练不知何时站在他身旁,黝黑脸庞透着严厉,“还不赶紧回去,在这里站着当什么雕像。”
“教练,我没偷懒,我是看到了……”沈希南指着陈叙川离开的方向,忽地记起什么,立即又放下手。
“你看到了什么?”高教练眯眼看去,只看到成群结伴的学生们。
“没什么,我这就回去训练。”沈希南叹了口气。
高教练收回视线,“再偷懒罚你做50个俯卧撑!”
话音刚落,又听见沈希南问:“不过教练,陈叙川师兄还回我们校田径队的可能性存在吗?”
高教练脸色一僵,“你好好训练你的就行了,别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
“我是真的希望师兄可以……”
高教练声音不容置喙,“现在,立刻,马上,做50个俯卧撑。”
陈叙川是一刻也不愿停留。
神色冷峻地往前走,凭着过去熟悉的回忆,一直埋头往前,下一刻,脚步却如同急刹车般,忽地顿住。
边上正常行走的学生被吓一跳。
再看这人,打扮看着不是一中的学生,脸上还戴着口罩,但那张脸的轮廓很好看,听在一中高二级光荣榜前,这画面难免有点奇怪。
专门来看光荣榜的社会人士吗。
此学生内心不由腾起一股骄傲之情。
陈叙川无暇关注各色各样的目光,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眼前光荣榜首的照片上。
小姑娘嘴角浅浅地弯着,酒窝很浅,五官干净漂亮,眉心点了一颗朱砂痣,修长颈项间有一条项链,银色的。
她目光温和而平静。似乎在同他对视着。
血液中原本沸腾的不安因子,在她的注视下,竟然奇迹般地,被抚平了。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视线往下移,落在下面黑色加粗的字体上———傅嘉柔,一中艺术体操女神,文化成绩常年保持年级前五。
艺术体操?
那种在单杠或者双杠蹦蹦跳跳旋转的运动?看不出来,她的小身板还会做这种高难度动作。
“我真的好佩服傅嘉柔啊,艺术体操做的这么好,成绩还能保持这种水平,好想知道她是怎么平衡这两者的。”
“不知道啊,有些人天生就是有这种天赋啊,不过她家里好像还挺有钱的吧,有钱人家的教育就是不一样。”
“你听说没有,我听说她参加的那个艺术体操锦标赛,她好像连一个金牌都没捞到。”
“一个金牌都没有,不会吧,那她也没传说中的那样厉害啊,我还以为……”
“哐当”一声,边上的公告栏铁杆发出一声巨响,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硬生生中止,缓缓转头,黑色拳头就在眼前,抵着铁杆。
她同伴拉着她后退了好几步。
天色昏暗,戴着口罩的男人身影如同阴影,眼神锐利,低沉的声音夹杂深深嘲讽,“就你他妈厉害,靠那张嘴拿了多少个金牌?”
“一群傻逼。”
“这人哪里来的啊?看着阴森森的,我刚刚说的又没错啊……”
女生惴惴不安,捂着心口,显然被吓得不轻。
她同伴捂住她嘴巴,“算了,你少说几句吧,人家拿了银牌也很厉害了好吧,咱们就别在这里酸了,你以为次次都拿金牌很容易吗?”
“不是你先告诉我她没拿到金牌吗?”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傅嘉柔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看看杂物间的小灰灰。
刚打开门,毛茸茸的小脑袋顿时钻出来,小灰灰热烈地摇尾巴,围着她不停转圈圈,如果它能做表情,那肯定是嘴角快咧到耳朵的那种笑。
这么小小只的小家伙,却让她头一次知道,被迎接、被需要的感觉是这样好。
小灰灰显然对她手里的球很好奇,跃跃欲试地跳起来,想要玩这个球。
傅嘉柔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这个球不能给你玩噢,你去玩那个,喏,你看,在那个角落,你的小皮球。”
话音刚落,她自己先愣住了,她想起了另一个人嘴巴里的“小皮球”,嗓音低沉,偶尔戴着戏谑。
其实挺好听的,那个人的声音。
你在想些什么,傅嘉柔摇了摇脑袋,尽快把这个人从脑海中甩出去。
然而,直到从杂物间出来,她还没把人从脑中驱除干净,反而想得更多了。
他应该只知道她是一中的,之所以大老远把球还给她,应该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时刻警告她不能报警这件事。
不可能那么好心,专程来送个球。
既然叫她…“小皮球”,说命他还不知道她的姓名,幸好。
一低头,她看见校服上衣处别的胸牌,明晃晃地写着三个大字,“傅嘉柔”“高二4班”……
他应该没有注意到。
他肯定没有注意到。

野蛮温柔全文阅读

念青俱乐部二楼私人训练室。
傅嘉柔是一中校艺术体操队,同时也是清溪市艺体队伍的一员,市队的人经常在俱乐部训练室组织训练。
艺术体操很需要柔韧性,所以,柔韧训练是训练的开胃菜,随着拉伸动作的幅度难度加深,女孩们的五官皱成一团,这个过程是真实地痛苦着。
休息时间,艺体女孩们聚在一起喝水。
“嘉柔师姐,我什么时候才能想你一样,做这些动作能够有这么轻松的表情啊?”刚进俱乐部不久的业余队小师妹坐在地上揉着腿,苦恼道。
“当你习惯这种痛之后,没什么特别的方法,就是坚持。”柔韧训练项目有很多,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唯一的感觉就是“痛”,只要是艺术体操运动员都深有感触。
“可是真的好痛啊,我小时候练过,现在好久没练了,每次都感觉腿要撕裂了。”小师妹眼眶红红的,很明显这一上午是哭着过来的。
“嗯,都是龇牙咧嘴含着眼泪过来的,除了含泪咬牙坚持训练,日复一日,除此之外没有捷径。”傅嘉柔安慰道,“为了更美丽的自己。”
“唉,就不能先跳过这种环节,直接把让我们先练一练球啊、带操、圈操之类的吗,这些比较轻松啊。”小师妹不解道,“我之前就是因为看艺术体操视频,被五颜六色的彩带吸引的。”
“哪能啊,那就颠倒了顺序了。”另一个女生笑道,“果然是业余队的”
小师妹皱眉,“专业队的有什么好瞧不起人的啊?”
“每个人练习时长和基础不一样,专业队和业余队不用放在一起比较。”傅嘉柔淡淡道,“做好自己就行了。”
随后,她看向小师妹:“柔韧、力量、体能这些基本功练好了,之后球、带、棒、圈这些器械训练才能顺利地进行,基本功没练好,是没办法用练习用器械那些的,好好加油。”
俱乐部同傅嘉柔接触过的学员,对她印象都很好,态度温柔又耐心。
等人散去之后,小师妹忽然在她耳边小声说,“嘉柔师姐,这是你男朋友送给你的球吗?”
话题跳跃性太大,以至于傅嘉柔手里的球没拿稳,直接滚到地上了。
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怎么可能,“不是。”
小师妹捡起脚边的球,又后退了几步,把球抛给傅嘉柔,“我们好几个人都看见了,就是这样,他这样把球扔给你的,超级酷的我感觉。”
酷……吗。
傅嘉柔以为两人站的位置已经够隐秘了。
好几个人看见,头疼。
“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一个,她思考片刻后继续,“一个好心人,刚好捡到我的球。”“好心人”这三个字她说得心虚。
“看背影真的觉得特别帅,”小师妹感叹,言语不无惋惜,“哪天我看看能不能把东西扔了让这么帅的人捡……”
傅嘉柔微笑止住她话头:“行了,把心思放在训练上,好不好?”
结果,说着让别人把心思放在训练上的人,反而没能集中注意力。
甚至在把球抛向半空时,没能成功接到再过渡下一个动作。
“嘉柔,怎么今天有点心不在焉?”李甜皱着眉问,“这样的失误不应该出现在你身上。”
“抱歉,教练,刚刚那个动作我再来一遍。”她闭上眼睛深呼吸好几次,随后睁开眼开始训练,这一次成功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嗯,保持这种状态。”
“小皮球。”
又来了,这个声音。
何念青的声音忽然响起,“不行,还是不够标准,刚才的接球的反应速度满了点,导致你这么动作有点僵硬。”
她一直在旁边观摩,一开始她不会出声,安静地看着李甜教练指导,傅嘉柔做动作,然而,只要她一出声,就能找出很多处她不满意的地方。
傅嘉柔一遍遍重复,按照何念青的动作要求,脚尖踮着,几乎感觉不到地面的存在,极力保持面部的灿烂的笑容。
忽地,她弯下腰,摁住穿着护膝的膝盖。
“站起来继续啊,别坐下!”何念青弯着腰,在她耳边大声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间,站起来继续跳。”
“妈妈,我膝盖有点痛。”她膝盖有就旧伤,刚刚便开始隐隐作痛,直到现在,到了几乎难以忍受的程度。
她不得不停止。
李甜上前,被傅嘉柔苍白的唇色吓道了,“念青,嘉柔有可能是旧伤复发了,先别练了,让医生看看先。”
值班医生给她贴了膏药,但是,毕竟这只是俱乐部私设的医疗室,器械不比医院健全。医生建议去大医院照个片子,看看膝盖骨头情况先。
何念青这才发觉不对劲,再车上时她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傅嘉柔低垂眼眸,按着膝盖的位置:“今天上午,一直都有点不***,刚刚转体的时候突然就很痛。”
何念青皱着眉头,“真是麻烦,怎么好好的就有复发,很大可能是你刚才的动作没做标准,拉伤了韧带。”
何念青嘴皮子不饶人,李甜又不好直接打断,只得伸手拍了拍傅嘉柔的背,“痛不痛现在?”
她摇了摇头,唇角浅浅,“现在没刚刚那么剧烈了。”
李甜接着道:“膝盖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部位,刚开始出现不***的时候,就应该跟我们说了,不要等到痛的不得了再吭声,知道吗?”
“嗯,我知道。”
傅嘉柔在医疗室检查休息,旧伤并未复发,只是训练强度太大,导致脆弱的膝关节有些超负荷的疼痛。
医生给她贴药膏时,李甜将何念青拉至门口,委婉道:
“嘉柔是个好孩子,又听我们的话,苦累什么都不喊,但也不能让这孩子一直这么紧绷着训练,该休息的时间还是得有,不然膝盖超负荷很可能会导致旧伤复发。”
“你说的是没错。”何念青脸色并不好看,“大家都这么训练,为什么她就这么娇贵,要是没事,休息休息下午还可以练在,本来这周的练习时间就被月考耽误不少,落下的内容得赶紧补回来。”
一墙之隔,何念青声音不小,护士看了看床上的小姑娘,她看着窗外,眸色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听见,如同沉默盛开的白栀子。
手,却紧紧地按在贴着膏药的膝盖上,指尖都发白。
护士宽慰道,“没事的,不用太焦虑,休息休息就好。”
不知为何,她说完这句话时,小姑娘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失望?
门被推开了,何念青说:“等会带你去吃早饭,午休两小时左右,回来练习,还是我指导。”
口吻是命令式的。
傅嘉柔抬眸:“我下午想休息,可以不练吗?”
“不练?”那张精致明艳的脸庞黑了一半,显然没料到会有这种回应,或者说,她预料之中是根本没有回应的。
“嗯,明天周日还有一天时间,今天下午我想好好休息休息。”
“行,你不如躺在病房里好了,哪里都别去。”
傅嘉柔从病房出来,她不知在和谁赌气,在病房呆了一个下午,虽然膝盖已经没太大感觉。
忽然注意到,走廊尽头出现另一个人的身影,很熟悉。仔细看过去,是傅家原来的司机,也就是宋叔。
自从上次的“打劫”事件之后,宋叔消失了一段时间,再然后就是他辞职的消息,她估计宋叔是担心那张事情会发生第二次。
也是,按任何人上班期间遇到那样的事,多多少少都会留***影。
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大果篮,正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傅嘉柔和宋叔关系一般,但是毕竟他接送她有一定时间,她想着好歹好好谢谢他,再加上,她有事情想问他。
那个人之所以会知道她是一中学生,可能同宋叔有关。
宋叔走得很快,完全看不出上次腿被打伤的迹象,看来恢复得不错,简直可以用“健步如飞”四个字形容。以至于她压根拖着拉上的膝盖,压根追不上。
她瞧见宋叔敲门进了一个病房,便停下了脚步,安静在原地等待。
谁知,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门又开了,宋叔像是被人赶出来了,随后有个果篮飞出,正是宋叔带***那个。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还听见一声“滚出去”。
傅嘉柔正想上前,从病房里又出来个身形高大的人,黑色的飞行员夹克。
她屏息,心跳加快同时飞快转身后退进墙角。
怎么会是他。
她在心里祈祷对方没看见自己。
然而,他没戴口罩,她却扫见了他的侧脸,轮廓分明,鼻梁很高,线条冷峻。
傅嘉柔偷偷看去。
他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低气压中,宋叔虽然个子不小,这时候,却被衬得渺小无比。
宋叔捡起果盘,弓着腰拎到对方面前,“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但我确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希望这点心意你能收下。”
听不清俩人具体讲什么,但是……
两人的位置,不应该颠倒过来才对么。
宋叔是被抢的那一方,姿态却是低声下气的,表情带着愧疚不安,仿佛他才是抢劫的那一方。
宋叔被逼得后退,说话声愈发地清楚。
那人声音比她记忆中冷许多,“你是良心过意不去,还是害怕我再来找你,我没兴趣听,我只有一句话,带着你的东西有多远滚多远。”
“我是……”
他冷冷瞥着:“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多一个床位。”
“请你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傅嘉柔上前几步,仰头看着他的瘦削的下巴。
前些日子,她还因为他还来的球,心想着,也许他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没有报警的必要性。
现在瞧见这人咄咄逼人的模样,她推翻之前的结论。
宋叔脸色更为不安,“嘉柔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你告诉我什么是讲道理?”陈叙川薄唇挑着,弧度轻佻,视线往下,落在她锁骨处的银色项链上。
她不习惯这种注视,腰杆却保持笔直,“是你和你的同伙拦路抢劫在先,还把宋叔伤得不轻,现在你竟然还威胁他,你还想让他怎么样?再这样……”
他走近她,傅嘉柔声音顿了下。
他表情漫不经心,似乎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再这样你想对我怎样?”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野蛮温柔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