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Ů  1747  ùù  è

人间归晚下载完本全文全集-林檎小说在线阅读

精选小说人间归晚全文讲述了一个关于林檎的动人故事,接下来阅读人间归晚txt全章节大结局全文,冬日的暖阳,照得人浑身都懒洋洋的。林檎支着长腿,坐在不动峰大殿的屋顶上。她袖子半挽着,露出莹白如玉的手腕,左手托着自己的佩剑逐水,右手则拿着一方鹿皮一点点擦拭它
 
http://www.zjtechexpo.cn/ 林檎小说资源————人间归晚免费全文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聆行所著,讲述了林檎凭着神剑韶华从一个徒有其表的废物变成了炙手可热的道门新星。她以为她是得到了探寻真相的机会,殊不知

林檎内容介绍

冬日的暖阳,照得人浑身都懒洋洋的。

林檎支着长腿,坐在不动峰大殿的屋顶上。

她袖子半挽着,露出莹白如玉的手腕,左手托着自己的佩剑逐水,右手则拿着一方鹿皮一点点擦拭它。

许是低头低得太久了,额间落了一缕碎发下来,她抬起胳膊蹭了蹭额头,手里的动作不觉慢了下来。

随着头顶的太阳渐渐爬升,远处传来了一声悠扬的钟声,是冼笔峰比武台方向。

听着这代表比武结束的钟声,林檎起了身,她掸了掸自己的袍子,抬手扶了扶斜插在发间的树枝,跨了一步往下坠去。

虽然逃了比武,但冼笔峰上她总得去露个脸,毕竟如今不动峰上下能喘气的就她一人,觍着脸当了这个山主,总不是一直惫懒。

随着林檎跳下屋顶,原本插在她头顶的那支树枝亮起点点绿光,溅落在她脚边,生长出一支足有一尺宽的金色树枝,托着她飞了出去。

这是师父送她的灵宝——菩提枝。

菩提枝很快就载着林檎到了冼笔峰上。

此时,冼笔峰的比武台上持剑站着一人,一身白玉兰道袍穿的笔挺出尘,玉冠束发,眉峰挺拔而双目冷冽。

台下弟子都在欢呼。

林檎试图偷偷摸摸从众人身后溜去观阅台。

一道视线尾随而至。

林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她没理会,一路摸上观阅台。

“怎么来的这么晚?”原本斜靠着的柳墨见她上来,压低声音问道。

林檎走过去落座,目光瞥到底下比武台,与那人的视线交汇。

“啊?啊,睡过头了。”林檎心里一突,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你没来,我一个人多没意思。”柳墨边说着,边往嘴里塞了一颗果脯。

“抱歉抱歉,来晚了嘛。”林檎撒娇。

柳墨伸手想揉她的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想参加。”

林檎朝后一躲,笑嘻嘻道:“别揉别揉,我知道错啦。”

两人正嬉闹着,底下执教道长李平已经在恭贺魁首。

“***魁首——祝南之!”他高声唱到。

祝南之面色如常,只是已经没有再看观阅台上,他柔和地环视一周,拱手行了个礼。

接下来便是弟子们喜闻乐见的环节,比武魁首将有机会去拔出仰山至宝——韶华剑。

但也仅仅只是有机会,作为曾名动天下的天下第一剑冉飞云的佩剑,他是一柄十分有脾气的剑。

飞云道长飞升至今已有两百余载,这柄有择主灵识的宝剑从未再次认主过。

仰山现任宗主孔令华,在当年的***上便没能拔出它。

此时四名弟子扛着一人高的天外陨铁已经站到了比武台上,天外陨铁之上插着的正是韶华剑,剑柄赤红,剑身银光夺目。

“你今日可错过了一出好戏。”柳墨压低声音说。

“嗯?墨师姑快同我说说。”林檎支起耳朵。

“祝南之把陈英揍了个半死。”说完,柳墨瞟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陈玄机,继续说道,“昨日宴席你走的太早,错过了他爹借口醉酒强逼南之喝酒一事,南之你是知道的,自那件事后滴酒不沾,自然是不肯。”

林檎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宗主那样护短的人,直接打翻陈玄机的酒樽,当众下了他的面子。”

柳墨这边正偏头和林檎说着话,台下陡然生了异变。

祝南之运转灵力,蹬脚站上了足有一人高的天外陨铁,可当他握向韶华剑时,韶华剑剑身突然一震,嗡的一声将他震退数米之远。

被打飞的祝南之略一偏头,口吐鲜血。

而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韶华剑突然从试剑石上不拔自起,嗖的一下飞向高处的观阅台。

在大家都没来的及反应的时候,韶华剑直直的***了林檎胸膛。

“林檎!”一旁的柳墨呲目欲裂。

底下的弟子们看不到观阅台上发生的事,只听到柳墨山主撕心裂肺的一吼,在底下开始议论纷纷。

http://zjtechexpo.cn/观阅台上最快反应过来的是神农峰山主黄芩,她拨开手足无措,想要动用灵力护住林檎心脉的柳墨,伸手点了林檎眉心。

“小墨别急,伤口无血,心脉祥和,林檎道长眼下是被认主之势,并无性命之忧。”

黄芩的话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赶过来的孔令华和祝南之同样神情一缓,放松下来。

至于林檎?

被韶华捅穿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她的灵体来到一个一望无际,周围只生长着绵绵荒草的地方,寂静无声。

【你如今在我的识海里。】一个声音响起,林檎面前突然出现一个红发少年,眉目如画,身上穿的竟是仰山的玉兰弟子袍。

“你是谁。”林檎警惕的问。

少年模样天真,几步飞纵到林檎身前,握住她紧紧攥在身侧的手。

【我是韶华。】他并未张开嘴唇,声音却直达林檎脑中。

“所以是你刚刚插在了我胸口上。”林檎面无表情。

【你是我的剑鞘,我感应到你的气息之后,当然是立刻飞向你!】韶华委屈的耷拉着眉眼。

“然后你就捅了我。”林檎不买账。

【然后发现你是人,我便顺势认主了嘛。】韶华讨好道。

“我当然是人。”林檎低头看他,都说韶华剑剑灵性格古怪,怎么现在却一派天真纯然模样。

【不管你是不是人,我从你身上感应到了剑鞘的气息。】韶华咧嘴一笑。

他抬手划了一道,光芒自他手掌喷出,化成一道光幕,而光幕里则是一段往事。

器宇轩昂的飞云道长出现在画面里,他在自己的天玑洞府外,踩着一道紫雷登天,而在他身影消失之际,半空中落下了他的佩剑

下落过程中,那个赤红色的剑鞘消失不见,而韶华剑则将洞府砸了个粉碎,笔直的插在了唯一没有被破坏的天外陨铁之上。

“剑鞘会变***吗?”林檎觉得疑惑,尽管她的父母一把粟米卖掉她了,薄情的很,但她的确是曾有父母的人。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我不会认错!】韶华耍赖,要论根源他哪儿清楚这个。

“好,先不说剑鞘的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我其实是个废物。”林檎无奈的说。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韶华不满。

“并非玩笑,我先天不足,灵脉有异,终其一生困于练气,结不成金丹。”林檎自嘲一笑,这也是为什么她总是逃避仰山内大小比武的原因。

【可我看你分明是元婴之体。】韶华瞪眼。

林檎只得抬手,一枚五色莲花符文浮现在她掌心。

“我师兄李寻一,人人赞叹的符道天才,也是他为我制了这枚五色天华符,是一枚绝佳的障眼符,非地仙不可识破。”林檎缓缓说道。

然而这世上最后一个地仙,在青山大宗的君子林里,轻易不出宗门。

【不管你修为如何,我都要跟着你。】韶华一把抱住了她。

林檎仔细想了想,如果说自己身上有什么可疑之物,那便是菩提枝。想到这里,她掌心向上,发顶的菩提枝滑入掌心,长发便垂了满肩。

“如果说唯一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便是它。”林檎看向韶华。

韶华微微前倾身子,嗅了嗅菩提枝。【是你的味道。】

“一件没有灵识的灵宝,却能与我心意相通,且能日复一日吸纳灵气,并储存为我所用,也是为什么我能伪装至今的另一个原因。”林檎说,

凡修者结成元婴之时,都会由师父赠与一件灵宝,这件灵宝将伴随修者直至元婴大成,步入归墟。

林檎无法塑金丹结元婴,这一直是师父忧心的地方,一个如此修为的修者,要如何在道门之内立足?

好在后来机缘巧合,师父得到了这支菩提枝,便折中想了一个办法,由菩提枝为她提供庞大的灵力来源,再加上师兄耗尽心血帮她炼制符文,在外人看来,她便只是一个不热衷于比武斗狠的普通元婴修士。

“所以会不会其实它是剑鞘的一部分,让你误以为是我。”林檎诚恳的说。

韶华不依,在他看来,一直推诿的林檎是不想要他,便瞪着眼睛一头撞向林檎,并没有预想中的相撞。

林檎瞬间清醒过来。

“林檎山主醒了!”一旁守候的神农峰弟子高声喊道。

柳墨便推开门冲了进来,孔令华跟在后面。

“莫慌莫慌。”林檎安抚道。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剑呢?韶华剑怎么不见了?”柳墨冲到床边拉着她急问。

“方才林檎山主清醒的一瞬间,韶华化作一缕红光没入了林檎山主的体内。”一旁的神农峰弟子拱手回道。

“我很好,韶华认主便不会伤我的,墨师姑放心。”林檎覆上柳墨的手,轻声说道。

“咳......”一旁的孔令华清了清嗓子,温和道。“林檎,既然你醒了,那么作为韶华剑主他日道门大典务必同行。”

“可我没有参加比武,若是贸然把我***去,其他师兄弟们会心有芥蒂吧......”林檎推脱道。

孔令华爽朗一笑:“这有何妨,你同南之再比一场便是,明日怕是太赶,后日如何?”

林檎面色一僵,自己给自己挖坑不外如是。

“宗主,林檎面色如此疲惫,不如先让她回去休息。”林檎迟迟不回话,一旁的柳墨只能出声打圆场。

孔令华自然是看出了林檎的疲惫,但他微笑不语,态度强硬。

林檎胸口突然一股闷痛,她抬手捂着胸,脸上逐渐爬升不耐。

“那就先定后日吧,宗主,林檎看上去不太***,不如我先送她回去,”柳墨抬手摸了摸林檎已经在渗汗的脸,有些担心。

孔令华虽然平时照拂自己,但韶华剑这事上他不可能让步,这是林檎逃不开的责任,于是她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孔令华这才放行。

-

“真不需要我留下来照顾你吗?实在不行我叫两个弟子过来也好。”柳墨将林檎送回了不动峰,但林檎拒绝了她要留下来的请求。

“不了,墨师姑你先回吧,我只是累了,想歇一歇。”林檎仿佛吊着一口气,疲惫的说。

她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不对劲。

但她不能告诉柳墨,尽管她们那么亲密。

而在告别柳墨之后,走了不过几步的林檎脑海中紧绷的那一根弦,突然断了。

她一点点感觉到自己在失去对身体的掌控。

听不到声音。

说不出话。

睁不开眼。

身体不听使唤地一直在朝前走,一股诡异的刺痛感从她胸口不断向四肢蔓延,尔后的每一步,都仿佛在刀尖上游走。

我好痛,师父我好痛,师兄救救我。

林檎想喊想哭,意识却被困住,动弹不得。

【林檎,你的状态不对。】韶华察觉到了此刻她身体的灼热。

但林檎听不到,她觉得走进了一片火海之中,汗液疯狂地往外涌,打湿了她的衣袍,头发凌乱的紧贴着额头。

渐渐地,林檎身体里的每一处经脉都开始胀痛,好像要从里面炸开来。

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往外渗血,白色的道袍一点点被染成了红色。

然而林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昏迷不醒。

而即便是她昏了过去,她的身体仍然在不停的向外渗透着血,渐渐地在她身下汇成了一汪脏兮兮的血潭,好像要流光她体内的血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在韶华心急如焚的时候,原本躺着的林檎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鱼跃从地上起身。

【诶诶诶!】

林檎召出了韶华剑,她一手逐水,一手韶华,突然开始舞剑。

密集而***的剑招之下,磅礴的灵力自林檎体内汹涌而出,将四周毁了个干净。

而当她发泄完这一波灵力之后,她的身体便好像停止了往外渗血。

收剑入鞘,林檎走了两步。

再次昏倒在地。

本站推荐理由

人间归晚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